财经金融-大国风采网
首页 |聚焦 |国内 |国际 |产业 |要闻 |业界 |品牌 |能源 |理财 |名家观点 |创富故事 |慈善公益 |财经评论

全球最聪明公司的执行总裁胡郁:有坚守特性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


大部分的人是因为看见而相信,而企业家是因为相信而看见。
你幸福不幸福,跟钱没太大关系,幸福感的来源其实在于我们对自身的认同。
 
11月16日,AA加速器上周开营仪式上,邀请了来自国内AI界的杰出企业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他为AA六期营及讯飞AA一期加速营的营员们带来了一场关于创业的坚守、商业生态系统、颠覆式创新、何为企业家精神等方面精彩演讲。
 
倾情演讲,干货满满,以下为全文实录,略加编辑。
 

 
感谢玲伟和AA加速器,今天有这个机会跟大家见面,也是在这个场地,我来过去年AA加速器的三期开营仪式,挺喜欢这个环境。
 
大家都知道今天的科大讯飞已经站在了新的起跑线上,科大讯飞今年在股市上的表现,应该是几个最抢眼的表现之一。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是怎么成为一个有我们自己独立思考方式的一个公司。
 
现在大家看加速器和孵化器好像都觉得司空见惯,但大家有没有想过18年前的中国,也就是BAT刚刚成立的时候,当时的环境是什么样的?最近有很多的采访都问我,当年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么一个很好的方向?其实什么人能够预测到18年以后会怎么样,我相信没有这样的人,这个时间太长了,包括最近科大讯飞被评为全球前50最聪明的公司,我们排在第六位。
 
有坚守的特性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
 
有很多人问科大讯飞为什么能够在人工智能这个浪潮中处于比较领先的地位。我的回答都是很简单的事情,我们在整理讯飞价值观的时候有一点叫坚守,其实坚守并不是讯飞独特的方面,如果你们去看现在的主流媒体,我们国家党政的主流媒体经常表扬的那些人,都是有坚守的特性。在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其实有非常多坚守的人,为什么坚守这么重要?因为没有人预测到18年以后我们的项目会大红大火,我们做这件事,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个方向是重要的,是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做成的,而且它是符合大的规律。
 
比如大家问到,科大讯飞为什么能够被评为50家最聪明的公司之一,其实有可能恰恰因为科大讯飞太笨了,为什么?因为不知道变通,大家都知道1999年是什么情况,当时是人工智能低谷的时候,是人工智能最惨淡的时候,而我们却没有改变,依然做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说?现在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是硅谷毕业的人工智能博士生,如果你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年薪最高可以拿到200万美金。但当时如果你是学人工智能的,你出来都找不到工作,就是在那样一个环境下,我们开始了创业。
 
为什么那时候开始创业?
 
当时有几个背景:
1、当时有互联网泡沫,因为一旦有泡沫的话,对创业就是一个大的拉动。
2、当时国家在搞计划经济体制改革,很多的国营企业的员工在下降,因此团中央鼓励大学生自己创业。
 
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挑战杯,都是高校组织学生去参加的。当时我们看了一个报告,说有6个大学生参加挑战杯得到了二等奖,拿到600多万股权,这无疑对我们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3、科大背景。中科大是中国在出国留学领域最有名的学校,曾经一度科大名称叫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叫USTC。但是这个词还有另外一个缩写叫United States Training Center(美国培训中心)。最夸张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科大所有毕业生90%在美国。
 
我是1995年去科大的,我们实验室以前的人全都出国了,而我们这些人正是因为国内有了这样的条件,所以凑在了一起,开始做。
 
4、90年代的合肥,特点是一个大县城,基本上没有现代化的东西,既没有现代化的火车站,也没有现代化的机场,也没有什么大型购物中心。
 
但是,大家想一想,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前几年我们跟周鸿祎沟通的时候,周鸿祎讲幸好你们不在北上广,你们要在北上广早就垮了,为什么?人都被挖七八十遍了。但是合肥就比较安定,你的屁股能坐下来,真正做一些值得坚守的事情。
 
在当时的背景下,创业对于学生来讲,虽然是一个很好玩和一件时髦的事情,但是绝对没有今天这个氛围和到这个程度。
 
当时我们的想法真的很简单,远远没有现在想的这么高大上,或者认为将来这个方向一定不得了,一定能赚大钱,甚至股市能赚多少钱,没这个概念,那时候觉得,4种环境交织在一起,让大家觉得我们在中国也许可以干一些事情,微软好像也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在中国办的微软中国研究院。
 
我们都是在本科的时候加入的公司,董事长刘庆峰开始办公司的时候在上博士,所以一边读书一边参与一些工作,还能有点股票,虽然不知道股票值多少钱。
 

 创业之初,没有远大的理想,只是相信语音的使用还没有技术爆炸
 
一开始讯飞的股票非常便宜,大概1元多、3元多的时候都不一定有人要,因为大家不相信它最后能上市。我碰到的很多人,都很早就把股票卖掉了,在我们股东里,早点卖掉它的人也多的是,绝对坚持不到现在。
 
当时想的很简单,现在很多人问我说,那时候是不是有远大的理想?我可以告诉大家没有。但是我们相信有一点,语音这个东西,属于技术爆炸之前的东西,当时还没有技术爆炸。后来我们发现我们相信的是对的。智能语音这个事情,那时候不知道叫人工智能这么高大上,当时产业低潮的时候,讲智能都觉得要吐,讲的太多了,后来国家有一个规定,申请项目以后不准加智能两个字,加了过不了,就到了这种程度。
 
但我们为什么觉得语音还没有技术爆炸?因为大家还没有用,大家都还没有用你就有机会,只能说明这个技术还没有到时候。那时候我们根本不懂什么颠覆式创新,我们是后来才逐步慢慢的明白。
 
我们现在做的人工智能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完全不是一回事,需要我们坚持
 
我为什么讲上面这些历史?现在回想一下当时创业跟现在相比,其实真的是懵懵懂懂的比较多。但是我们的运气比较好的在于:
 
第一,我们选择一个没有技术爆炸的方向。
第二,这个没有技术爆炸的方向,是在于一个大周期。
正好是在低谷的时候我们做,正是因为低谷,所以我们还有时间蓄积力量,在过去的18年里我们不断的壮大,逐步具备了在波浪到来的时候,你可以拥有参与登顶的实力。
 
但是这个事需要我们一直坚持下来,为什么要一直坚持下来才能做这个?因为我们现在做的人工智能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完全不是一回事,人工智能是源头核心技术系统创新,它要慢慢一点点用爬山型的方法不断的积累、创造。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更多讲的应用创新、微创新和产品创新,它采用是冲浪的方法,当浪潮来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产业基础都已经做好了,比如4G通讯、智能手机别人都做好以后,这时候你在上面做一点用户体验,能够得到极大提升的微创新,你就能赶上浪潮之巅,你就能飞起来。
 
这两者在文化上其实有差异,我们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从来没有讲自己是互联网公司,因为互联网公司、移动互联网公司都是阶段性的,我也比较反对看什么东西好就把自己改成那个名字的公司。
 
比如有的家电制造业,或者高科技的公司,想把自己变成一个互联网公司,你们觉得他们算一个互联网公司么?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时代都要叠加上时代最新的东西、思维方式,互联网来了有互联网的思维方式,移动互联网来了有移动互联网的思维方式,物联网来了有物联网的思维方式,大数据、人工智能都是这样。
 
但是什么不能改变?技术创新型的公司不能改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多年来,讯飞能够一直坚持在这一点上的原因。
 
一个公司能够赚到多少钱,跟你的努力程度有关系,但跟你公司在整个商业系统中的位置有绝对的关系
 
逐步的过程中我们开始思考一些问题,在过去的18年里,坦白的讲我们的发展速度比较慢,不能讲非常快,因为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产值才几十亿,虽然我们估值很高。如果回顾过去的话,正好给大家分享几点我觉得有价值的东西。
 
第一点:一个公司能够赚到多少钱,跟你的努力程度有关系,但跟你公司在整个商业系统中的位置有绝对的关系。
 
大家想象一下,商业生态系统,任何一个公司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不可能存在一个公司说我把原材料从最初一直做到给消费者,每个公司都是这个生态系统中的一环。
 
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生态系统总有离最终离钱比较近的地方,比如日常的消费品,离钱最近的就是大众品牌。为什么?大众品牌可以直接从消费者里收钱,剩下的公司就是给大众品牌提供服务的。
 
比如卖运动鞋的公司,大家都知道阿迪和耐克很强,后面生产鞋的原材料或者工厂他接触不到最终用户,最终用户的钱到了大众品牌以后,他往后传递的时候,一定会变小,因为大部分的利润会被大众品牌所保留下来。所以,你越到后面你离付钱的人越远的话,你公司整个商业的规模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改变技术创新型公司离钱远的两种方法
 
我们一开始都觉得做一个技术提供的公司是很荣耀事情,但是你仔细想一想,当你只能提供技术,除非你技术有绝对的垄断,但是大家想想,哪种技术有绝对的垄断权?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开始靠卖技术出身的技术创新型的公司,一开始离钱是非常远的。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赚钱能力非常有限,但是很多技术创新型的公司,在一开始只能做这步,我们一开始也是这样,你只有两种办法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第一种,你从一个技术公司慢慢变成产品公司,产品公司慢慢变成品牌公司,这需要一步一步来,就像中国现在很多制鞋的企业慢慢变成品牌商,所以你们看到各式各样非常新的品牌名称,都是仿造欧美的那些,他们其实想做这些事情。
 
第二种,发明一种可以颠覆原来产业的技术,产生一个新的生态,但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因为我在湖畔大学,湖畔大学里有一些人提的问题很刁钻古怪,就问你们能不能做成像阿里和腾讯这样?最早投我们的复星董事长郭广昌的回答是:阿里和腾讯这是命,为什么很难呢?因为阿里和腾讯是颠覆了原来传统的一些东西,产生一个新的生态,他在这个新的生态里,本身就是一个绝对的控制者,靠技术创新的方法推动生态的变化,在美国像Google、微软、IBM、Facebook其实做了很多,技术创新的公司是有这个可能性的,但是这个难度挑战非常大。
 
你需要思考你在商业生态中上下游的位子
 
关于商业生态系统如何构建以及如何借助生态系统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好的作用,我们在刚开始做公司的时候根本不了解,我们拼命的想多赚钱,但是后来发现,其实你要思考的是你在生态中的位置,你的上游是什么,下游是什么,你在生态中决定你能获得多少利润跟你在上下游的位置和商业模式其实是相关的。
 
这在美国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的?
第一个,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有两个人一个叫James F.Moore,写了一本书叫《商业生态系统》。这本书在中国其实有人翻译,里面写的很艰涩,讲商业生态系统里这些人,生态系统是怎么变化怎么演进的。
 
第二个,他的继任者也是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写了《共赢》,说的是一些比较照本宣科的事情。
 
但是它的重要性在什么地方?阿里是什么时候意识到商业生态,阿里的淘宝就是用生态的打法建立一个新的商业生态系统,阿里马云他们,我后来跟他们很多人聊过,包括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说2007年的时候他们去蒙牛参观,蒙牛的董事长牛根生就跟他们讲,你看我现在多牛,牛都不用我自己养,送奶的车也不是我的。后来他们发现,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你自己做你才能做得最大,当你建立一个商业生态系统时,你带着一群人能够给他们创造新的价值,这个东西就是最厉害的。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颠覆生态,中间最核心的东西叫keystone,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做keystone,但是至少你有意识,整个商业生态系统在变化的时候,你在中间处于的位置,我觉得非常重要。


作为一名创新创业者,你需要认清三点
 
我跟玲伟经常讨论,我觉得创新创业者要看到一点不一样,不简简单单是赚钱,如果你看到赚钱,赚钱有很多种方法,那就是商人。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创新创业者,你可能要仔细观察你周边的环境,这时候要讲,真正商业的规律是什么?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认清颠覆式创新,科大讯飞这几年一直想做颠覆式创新的东西,比如语音交互系统。语音交互系统真正做起来是蛮麻烦的事情,因为作为一种颠覆式创新,不管天时地利还要看人和,有时候更多看命。
 
美国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写了《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里面讲的什么?前一段大家也看到,索尼的管理非常好,当一个公司管理特别严格的时候,其实已经很难做颠覆式创新,恰恰是创新创业者,因为没有原来的说服,所以有可能做颠覆式创新。
 
但是颠覆式创新到底在哪些环境下可以,是不是任何时候可以做?其实也不是这样。
 
所以,第三点我们现在可以借鉴的还有一本书,美国非常著名的管理学大师Geoffrey A.Moore,他写过几本书,我相信对大家也会有帮助。一个叫《跨越鸿沟》、《龙卷风暴》、《断层地带》,还有一本书汇总了前面所有的东西叫《公司进化论》,就是达尔文的《公司进化论》。
 
他讲的是什么问题,一个公司从颠覆式创新到后面的延续性创新,你的公司已经很稳定以后,整个形态的创新包括你的业务衰退的时候,你的创新怎么做?这是第三点。
 
所以,我感觉这些人其实把更大、更宏观的创新方法展示出来了,我感觉如果从创新创业者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在一开始,就需要考虑清楚,因为我自己就有这个感觉,我们到很后面才开始慢慢了解到,中间可能走了很多弯路,如果你按现在的方法看,原来做得很多事可能不对,你做了很多无用功。
 
我刚才讲的关于商业生态系统、颠覆式创新和企业全周期创新,在美国这些方面都有书,这也是我们希望跟AA在一起,能够给创新创业者带来的。这是我讲的第一部分。
 
大部分的人是因为看见而相信,而企业家是因为相信而看见
 
第二部分我想讲一讲企业家精神,可以给大家透露一下,讯飞到今年年底有1万人。我后来发现有一点很重要,大家为什么创业?其实每个人到公司工作一段时间之后,特别35-40岁之间为什么会有中年危机?就是因为你发现,到底你在为谁工作?我觉得根本性还是这件事。
 
要解决这件事,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关于企业家精神的理解。现在大家都讲企业家,到底企业家精神是什么?这个我自己也有很多的体验,因为原来我们创业一伙人一起创业。但你创业到一定程度之后发现,当你公司已经到一个关键时期,想做更加有突破性的事情,跟你在一起的人,你的伙伴他们到底是有企业家精神还是没有,到底能不能自己主动想很多事,抗很多责任,把事情能落地全做透,而不需要你来担。
 
有的人就问我,是不是我自己开公司才叫有企业家精神?不是的,企业家精神跟当一个企业家做一个独立人不是一回事。
 
我看了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张维迎写了一本书《企业家》,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写的,1983年写的,为了当时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要说企业家,以前没有企业家,以前叫投机倒把分子。后来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慢慢有民营企业家的出现,以前都不叫企业家都叫管理者,都是国营、国企的管理者。
 
这里面也跟大家分享一下,大家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寻找这样的东西:
 
1,冒险精神。
因为你要冒险、承担责任,你的心里就跟别人不一样。我们以前经常学资本论,资本家要剥削工人,但其中有一点也很重要。你要想当一个资本家,要承担很多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担的了的。
 
2,创新精神
因为你没有创新就改变不了原来的结构,改变不了原来的结构不会产生新的东西。
 
3,永不满足。
我相信大家能够创新创业,肯定有永不满足的东西在里面。为什么?不然你在一个大公司待着挺好。
 
4,个人英雄主义。
我问过柳传志,因为柳总也最早投了科大讯飞,柳总他认为企业家精神:
 
第一,要有追求,我觉得这一点是对的,其实要有追求,我觉得跟永不满足是很就近的。
 
第二,对社会有帮助,对社会有贡献。
 
最后一个我自己总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我感觉企业家精神,马云最近也在讲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并不是因为马云说的我们才觉得它怎么样,而是它确实事实是这样。
 
要观察,大部分的人是因为看见而相信。这个人做得很牛,你看马云赚了这么多钱,马云肯定很牛,至于为什么牛,大部分人不看,反正这个人很有钱,做得很成功。
 
但是企业家是什么?企业家是还没看到结果,因为你还没有做出来,企业家是因为相信而看见。因为他相信自己,有自信,相信自己做得事情的未来,才能逐步把这个事情做得成。做得成是因为他看见了将来的情况,而一般人这时候看不到。
 
所以,我觉得因为相信而看见,而不是因为看见才相信,这个企业家跟一般人很大的差别
 
你幸福不幸福,跟钱没太大关系,幸福感的来源其实在于我们对自身的认同
 
上次跟玲伟在合肥讲有幸福感,讯飞当我们的股票已经上市有很多钱的时候,我们作为创始人虽然不是很多钱,但至少财富自由了。后来我发现很重要的一件事,你幸福不幸福,跟钱没太大关系。特别当前的社会,精神压力非常大,很多人因此得抑郁症各种各样的情况。
 
你幸福不幸福跟你有钱多少,当然有一定的关系,人家讲贫穷夫妻万事难。但是最重要的是什么?幸福感的来源其实在于我们对自身的认同。如果我认为我做的这件事很好,让我自己有满足感,同时还让周围的人都有满足感,这就是一种幸福感。
 
比如有一家公司很成功,老板很牛,赚了很多钱,也飞扬跋扈,或者他觉得他的做法是对的。但是那个公司里的人并没有受到这个力量的感召,这个公司里没有其他的人用企业家精神或者主人翁精神来做,即使这家公司能赚钱,在中国,这样的公司太多了,但是这种公司能算伟大的公司么?或者这个公司做出来的产品,比如苹果,苹果大家可以想象到,乔布斯很牛,苹果公司里的人,至少有一部分非常核心的人,因为自己是企业家精神而感到很幸福,同时苹果做出来的产品也让更多的拥有者感到了幸福。
 
我觉得如果我们创新创业能够有这样的想法,至少你会觉得创新创业是有意义的。当然话讲到另外一个程度,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每个人都有很好的想法,但是最后能不能做成,玲伟又讲到另外一个事:你小时候玩的时候,你肯定不会想到最后的结果你得了第几名,但是这个过程,你知道你在追寻这个过程,你经历过,这个经历有可能比结果重要。
 
我想讲的是,经过我们这么长时间,我们自己过来,我们后来才发现,你做这么多事情,可能归根到底是要把个人的工作和你最后影响的人结合在一起。
 
大家可能都觉得我们是人工智能专家,但是不管你做人工智能还是其他的业务,最归根到底还是要改变自己,就是为改变而生。如果一个人在过程中,不管他原来做什么的,他不能把自己的心态转过来,创业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改变,我觉得才是享受,才能影响到更多人让更多人参与。而更多的人愿意参与,这个事情才容易成。
 
我现在相信,人对了,这个事成的可能性更大。而不是我一开始想了很好的战略你们执行就行了,我认为这是不行的。


技术创新型的成果要跟大家一起进行
 
最后一点我讲一下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为什么讯飞现在在整个人工智能领域有这样的影响力,其实几个事情很简单。
 
第一,我们讲的事情都是对的、都是真的。我们过去几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到底什么是人工智能,产业界如何看人工智能,科学家如何看、工程师如何看、大众如何看,我们最近几年推崇的人工智能叫运算智能、感知智能、运动智能和认知智能,语言是认知智能中最核心的东西,智能怎么样改变我们的生活,怎么样改变我们的行业,在这一系列方面我们是真正地去说了、去做了,而且能够展示出这样的作用。我们从来不讲我们最热的什么就是人工智能,我觉得科大讯飞就是一个技术创新型的公司。
 
第二,技术创新型的成果要跟大家一起进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跟AA加速器合作的原因。人工智能是源头核心系统创新,像我们国家造原子弹一样,是要集中很大的一部分力量来做这个事情,但是在应用的时候,需要跟微创新、产品创新应用创新结合在一起,这才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讯飞AA垂直加速营的原因。我们跟最好的做孵化、加速的这些公司合作,这样我们才能把两种创新的东西结合在一起。
 
我们也期待着在将来的过程中,我特别喜欢跟创新创业者交流,因为我感觉我们自己在公司里一直是走这个过程,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跟大家差不多,从创新创业的角度、从改变自身的角度来讲我们是一样的,我期待着将来跟大家在AA加速器这个范围内共同学习、共同分享。
 
谢谢大家!


    上一篇:科大讯飞胡郁对话AA加速器吴玲伟:什么是AI?什么是加速?什么是改变?
    下一篇:跟停车有关的APP 居然还有这些意想不到的功能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编辑联系QQ:3128640874------大国风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