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大国风采网
首页 |聚焦 |国内 |国际 |产业 |要闻 |业界 |品牌 |能源 |理财 |名家观点 |创富故事 |慈善公益 |财经评论

正解局:美国肺炎“神药”背后的真相和谎言


 药效如何暂且不说,这家公司的成长就值得我们思考。

  正解局出品

  这两天,关于一家美国公司的谣言,连续3次在中文网络上广泛流传。

  这家美国公司名字叫“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

  第一个谣言。

  谣言主要内容是说,“美国公共安全卫生部门经特朗普特批”,同意豁免一种据称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专利,让中国“不经美方专利许可直接仿造此药”。

  (网上流传的瑞德西韦专利豁免谣言)

  实际上,正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的,美国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

  第二个谣言,更进一步。

  说这种药,已经由中日友好医院进行临床试验,效果非常好:

  只用1天时间,新型肺炎患者就完全康复了。

  (网上流传的1天治好新型肺炎的谣言)

  第三个谣言几乎是上个谣言的延伸。

  这个谣言是说,钟南山院士亲自去机场迎接吉利德的老总。

  相关信息,还附了张图片。

  (网上流传的钟南山接见吉利德老总的谣言)

  其实,相信看过我上周六(2月1日)文章的朋友,应该很快就能辨别出来,这个信息是假的。

  因为,图片中钟南山院士会见的那位叫利普金的外国人,是美国病毒科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被称为“病毒猎手”。

  1月30日,他来中国,的确是希望能和中国一起对抗新型肺炎。

  最终,在繁忙的工作中,钟南山院士的团队专门出面辟谣,钟南山没迎接吉利德公司老总。

  但谣言背后却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探究。

  1.药、药、药

  新型肺炎疫情发展得非常快。

  1月20日,疫情开始实施全国日报,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只有291例(湖北270、北京市5、广东省14、上海2),14个省出现疑似病例,共54例。

  最新数据(截至2月4日24时),全国已经有确诊病例24324例(重症3219例),疑似病例23260例,死亡490人。另外,还有18.5万多人在接受医学观察。

  在一定程度上说,新型肺炎疫情已经超过2003年非典。

  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1.确诊病例已经是非典的近4.6倍(非典是5327例)。

  2.死亡人数是非典的1.4倍(非典致死349例)。

  3.非典时期有多个省区安然无恙(比如,青海、西藏、新疆、黑龙江),而这次连西藏也没有幸免。

  目前,公认的结论是,新型肺炎致死率(2.1%)虽然比非典(7%)低,但是传播性比非典更强(衡量疾病传播能力的一个指标叫基本传染数(R0),新型肺炎大概是3.11,非典在2—3之间)。

  “清华AI团队”的动力学模型预测,新型肺炎全国感染人数将在2月12—19日内达到峰值,在2月16日前后出现拐点,累积确诊人数最高值可能在4.2—6万。

  目前,春节假期即将结束,上班、务工、上学人员开始回流。

  可以预见,疫情在短期时间里,还会扩大。

  新型肺炎是一种病。

  得了病,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吃药。

  但是很不幸,引发这种新型肺炎的冠状病毒,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

  所以前两天,有媒体报道,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双黄连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几乎是一夜间,从线下药店,到网上平台,双黄连口服液脱销,甚至把兽用双黄连也抢购一空,更有人连双黄莲蓉月饼也没放过。

  所以,文章开头的3个谣言,倒不如看作是人们对克服新型肺炎的一种热切期盼。

  2.美国有神药?

  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

  前面说过的吉利德有款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前期在美国的治疗经验,的确有效果。

  2月1日,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刊登了一篇论文,介绍了美国第1例新型肺炎患者的治疗情况。

  这个患者由于病情出现恶化,医生通过静脉注射了瑞德西韦。

  之后,患者病情明显好转,也没有什么副作用,有且仅有咳嗽症状。

  从需要呼吸机到几乎正常,只用了1天时间!

  瑞德西韦是一种核苷酸类似物,能通过抑制病毒核酸合成,实现抗病毒活性。

  在这之前,瑞德西韦主要是用作对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研发。

  其实,早在1月24日,一名认证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遗传学博士”的网友在知乎上就表示,这次源自于武汉的新型肺炎可以尝试用吉利德的瑞德西韦来治疗。

  但实际上,瑞德西韦现在还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获得批准上市,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也需要进一步检验。

  也正是鉴于瑞德西韦的潜力,国家药审中心“特事特办”,很快批准了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申请(一般审评时间要60天)。

  科技部消息,2月4日下午,瑞德西韦已经运到国内。

  下一步,将由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牵头,在武汉地区开展临床实验,用瑞德西韦来治疗新型肺炎。

  临床试验预计在4月27日结束,如果药效好的话,试验会提前结束。

  一切顺利的话,瑞德西韦可能会通过快速通道,很快就上市。

  3.成立30多年就成为500强

  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吉利德公司本身。

  吉利德公司在美国加州福斯特城,成立于1987年。

  目前,它是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2019年《财富》美国500强排名中,吉利德排在第139位,年营收约221亿美元,净利润约55亿美元。

  吉利德在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2016年在上海设立中国总部。2017年,第一个慢性丙肝治疗药物索华迪在中国获批,短短两年多,已经有8款药品在中国上市。

  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公司,为什么能这样牛?

  我看了很多材料,觉得主要有四个方面原因:

  1.特别重视研发

  在著名的IDEA Pharma 2019年医药创新指数排行榜中,吉利德打败我们熟悉的礼来、辉瑞、默克、赛诺菲、诺华、葛兰素史克、强生等公司,位居第1。

  在这个榜单上的前30家企业中,有一半在2018年没有药物获得批准,而吉利德却能持续推出新药。用IDEA Pharma的评价,吉利德的这些新药上市两三年里就奠定其“重磅炸弹”地位。

  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2018年,吉利德60%的收入源自新药。这个比例高出了其他公司两倍还多,是排名前30公司平均水平的6倍。

  (IDE

A Pharma 2019年医药创新指数排行榜)

  当然,这背后是实实在在的投入。

  吉利德在全球有11000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有6000人左右,占比近55%,市场销售人员不到3000人。

  2019年前9个月,吉利德的研发投入就高达72.07亿美元(将近505亿人民币)。

  相比之下,中国药企在这方面做的还不够。比如,中国研发投入最大的恒瑞、百济神州,2018年研发投入也没有超过50亿人民币。

  相反,我们的药企却把更多精力放在卖药上。

  2018年,A股药企销售费用高达2434.14亿元,占营收的24.24%。

  后果是,我们电视上最多的广告除了酒,就是药。

  有记者调查,一款儿童感冒用药出厂价2.1元,零售价却高达11.5元。

  2.特别专注

  吉利德成立后不久,就和葛兰素史克签署协议,为葛兰素史克开发治疗遗传疾病的“反义”(antisense)药。

  后来,吉利德很快调整了战略重点:专注做抗病毒药物。

  在1998年,吉利德终止了和葛兰素史克的合作,同时,把“反义”药的知识产权卖给了Ionis Pharmaceuticals,将肿瘤业务卖给OSI pharma。

  如今,吉

 

利德主要生产和研发针对艾滋病、乙型肝炎、丙型肝炎和各类传染病的药物。

  其中,有名的比如,艾滋病治疗领域,吉利德有Atripla、Truvada、Biktarvy等近10款药。

  它更是击败葛兰素史克、百时美施贵宝、默沙东等巨头,在全球艾滋病药物市场占据了50%以上的份额。

  还比如,抗流感的达菲,也是吉利德的产品。

  网络上,有人归纳了吉利德在抗病毒领域的贡献,表达虽然不太严谨,但也能反映吉利德的过人之处。

  3.资本并不必然是罪恶的

  33年,吉利德成为一个比肩百年巨头的医药公司,资本运作在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吉利德创始人叫迈克尔·瑞沃丹(Michael L Riordan)。

  他分别在华盛顿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上过大学,拿到了化学学士、医学博士学位,后来又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念了MBA。

  毕业后,瑞沃丹进入了门罗风险投资公司(Menlo Ventures),接触资本市场。

  在摸清资本市场的运转后,瑞沃丹辞职,创办了吉利德。

  (瑞沃丹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在还没有推出新药的情况下,1992年,他就运作让吉利德在纳斯达克上市,募资8625万美元。

  1999年开始,吉利德先后进行了近10次收购:

  1999年,收购NeXstar;

  2003年,收购Triangle,拿到艾滋畅销药Truvada;

  2009年,14亿美元收购CV Therapeutics,获得心绞痛药Ranexa;

  2011年,以110亿美元收购丙型肝炎病毒治疗药生产商Pharmasset;

  2015年,收购Phenex、EpiTherap

eutics;

  2016年,收购Nimbus Apollo;

  2017年,收购Kite、CELL Design Labs。

  正是得益于一系列收购,吉利德成功完成在重要领域的布局。

  4.保持谨慎的态度

  如果说前面的三点,我们还习以为常的话,我觉得一个小细节更值得我们反思。

  在中文媒体把瑞德西韦对新型肺炎的治疗效果都炒到天上的时候,吉利德全球首席医疗官Merdad Parsey博士代表公司,在中文网站上发布了一条泼冷水的声明。

  声明的核心意思是药物还没有批准上市,安全性、有效性未知,没有专门针对这次冠状病毒的数据,但是吉利德愿意配合进行试验。

  (吉利德中文网站的声明)

  通读全篇声明,一个明显感觉是,吉利德在强调瑞德西韦的不确定性、风险性。

  反观我们,趁着近期新型肺炎的热点,有不少家中国上市医药企业主动发布公告,宣称已经研发出分子诊断试剂盒,在销售的产品猛然多了抗病毒的功能……

  虽然换来一个个涨停,但效果却不得而知。

  缺少这种对待健康、生命的态度,恐怕是我们很多医药企业真正的短板。

  说实话,吉利德的瑞德西韦,经过临床实验,效果到底如何,还两说。

  但吉利德的发展壮大,却值得我们很多药企思考。


    上一篇:春节不打烊:肺炎疫情下的中国互联网“996”
    下一篇:迎春:萨谬尔森掩盖资本的本质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