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动态 |深度观察 |大国博弈 |军史回顾 |东海局势 |南海局势 |亮剑 |纸上谈兵 |军事常识 |著名战例

一个有血性的军人:老司令李良辉佚事


----老司令李良辉佚事

老兵

近日在网上拜读了金一南先生的大作《灵魂与血性是军人的脊梁,胜利的刀锋》颇感振奋。很长时间没有读过这样有“精气神”的文章了。几年前,我读过金先生的《苦难的辉煌》一书,从一个新视角告诉我们历史为什么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人民为什么选择了中国工农红军及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因为这是一支历经磨难、意志如钢、有灵魂、有血性的队伍!
 

金先生的文章,在论述什么是有灵魂、有血性的军人,提到了一个名字:李良辉。对于新世纪后参军的士兵来说,这个名字略显生疏,但对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甚至90年代的军官和士兵来讲,这个名字“如雷贯耳”,成为许多官兵崇拜的“偶像”。当时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提到李良辉,不论是陆海空不同兵种,也不论是不是认识他的人,都会讲三句话“噢,空降15军全军最年轻的军长”;“新疆军区司令,对面(国家)的人都怕他”;“那是条汉子,是个军人!”于是各种颇神奇的“传说”、“典故”成为一些同志借讽当时军队不良风气的“段子”。这也算是“中国特色”吧。

作为李良辉的老部下,我也想讲几件亲身经历的事,看看一个中国军人的“血性”。

1.“要让老百姓知道和平时期的中国军人在干什么!”

1981年金秋华北大演习,也称“802演习”。这是经历“十年浩劫”后军队最大规模的合成作战演习,也是中国军队的王牌部队(主要是北京军区部队),向国内外的首次“亮相”。按照预案,实兵演习分为四个阶段,空降兵作为主要角色,既扮演“蓝军”参加第二阶段演习,也配合第38军参加第四阶段的“战略反击”。李良辉作为空降15军最年轻的副军长,亲自率空降44师长途空运,全副武装伞降,然后地面奔袭五公里,实兵实弹演练。在正式演习前一个月,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实兵演习结束后,参演部队就地组织分列式,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15军领导谁参加?要知道八十年代初,15军班子领导成员绝大多数是抗战、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同志,资格老,有战功,加之兵种的特殊性,都有一点“傲气”。当时15军前指设在河北张家口第65军工兵团。军长康星火,政委温锡,均是抗战初期的老同志。主要领导提出议题,李良辉主动请缨。有些同志劝李,这样太辛苦了,白天要演练,晚上拔正步,连轴转。正式演习万一伞降,奔袭再出点意外。他们建议分列式请师团一级领导带队即可。但军长、政委坚持军领导带队,李再次请缨。会场气氛有点紧张,这时,一位老资格的军领导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良辉同志,不要出这个风头吧。空气霎时凝固。突然,李良辉站起身,可能是用力过猛,沙发前的茶几倒了,茶杯摔碎。他走到这位军领导面前,说:XX,咱俩手拉手去跳伞,肩并肩走正步,一起出风头……当时,列席会议的机关人员被请出会场。最后的画面是:正式演习,李良辉操纵大红伞第一个跳出机舱,第一个安全降落。空降兵如猛虎下山,配合38军胜利完成“战略反击”。分列式上,李良辉带着演习部队,迈着整齐步伐接受检阅。空降15军在华北大演习“一炮走红”。
 


  事后,李良辉很严肃地说:这次演习、分列式,意义不同一般。要让经历“文革”后的老百姓知道和平时期的中国军人每天在干什么。时隔3年,1984年国庆35周年大阅兵。老军长秦基伟是天安门广场阅兵总指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检阅受阅部队。李良辉和他的空降兵方阵,迈着75公分正步,共计180步通过天安门广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用音视频向全国、全世界宣告:“现在通过天安门广场的空降兵方队,是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打出国威、军威的英雄部队。走在方队最前列的是部队最年轻的军长李良辉。”此时此刻,空降兵几万官兵、他们的亲属、以及与这支英雄部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老领导和退役官兵们无不热泪盈眶,群情激奋!他们知道,这时李良辉代表的不是他个人,而是代表着英雄的空降兵,威武不屈的中国军队,不畏强权,屹立于世界之林的泱泱中华民族。

2.“当主官的没有担当,要你干什么!”

新疆,地域占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5400多公里边境线,与八个国家接壤。“新疆稳,则天下安。”由于历史的原因,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新疆一度维稳形势很严峻。在某些西方国家政治势力的挑唆资助下,疆内的有些“疆独”“东突”分子利用边疆地区地广人稀,建立了一些所谓“训练基地”。新疆公安武警力量多次打击,难以根除,成为当地各族人民的“心头之患”。X年X月X日,新疆军区陆航部队执行正常训练任务的XX号直升机机长报告,在X戈壁滩发现十几个暴恐分子和车辆,正在进行实弹射击和爆破训练。李良辉迅速赶到军区作战室,了解情况后,果断命令:1.陆航部队在另一空域正常训练的X号武装直升机赶赴事发地域,合力围剿,务必全歼;2.通报自治区有关领导,派地方公安、武警赶赴事发地,清理战场;3.报XX军区,情况紧急,我先行处置。当时,军区司令部的同志建议是否等上级批复后再行动。李良辉眼一瞪“我是军区司令,没有这点担当,要你干什么!执行命令!”很快,前方报告:这股暴恐分子,我已干净、利落、全歼!事后,有人与老首长开玩笑,古人云: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但现在是和平时期,人际关系复杂。李良辉很平淡地回了一句:“你就不是军人!”

这使我联想到另一件事,2010年,汶川大地震后两年,空降15军一位少将来北京开会,请已退休的老军长李良辉吃饭。席间,这位领导讲到汶川地震15军有15位勇士在灾区跳伞救援的事。刚讲一半,李良辉打断了,“不要吹,为什么建制部队没有下去,谁带队?军长、师长、团长为什么不带队跳下去?”这位领导解释:当时气象条件复杂,没有大部队合适的空降场等等。李良辉不耐烦了,严肃地说:“这不是和平时期的空降训练,抗震救灾是特殊战场。军令如山,人命关天,下面就是刀山火海,明明会死人,也要跳下去。这就是军人的血性。XX,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如果伞兵部队有一个加强连空降灾区“孤岛”,这对中央的决心、对正在抗震救灾的数万军民、对全国老百姓是多么大的鼓舞!主官关键时刻要有担当!”送老首长回家的路上,车里很安静,没人敢说话,快到家时,李良辉自言自语:这个干部可惜了。果然,让他“一语中的”。

3.“边防战士的生命重于雪山。这个列车长必须撤!”

李良辉任新疆军区司令不久,率机关工作组赴边防检查工作,回程乘坐火车。途中,机关同志报告,某哨卡一位边防战士患了“高山病”,急需送军区总医院抢救,但列车在某小站不停。李良辉当即命令:通知列车长,以我军区司令的名义,让列车在某站临时停车一分钟,软卧车厢腾出一间包房作为临时救护所。重病的战士抬上了列车,但没有包房,列车长又迟迟不露面,乘务员赶来解释,软卧车厢全满了。李良辉腾地站起来,“告诉你们列车长,边防战士的命比我金贵。用我的包房,我坐硬座”。机关的同志深知李良辉的脾气,谁也不敢吭声,一行人随首长去了硬座车厢。过了好一会,列车长几乎一溜小跑地赶到硬座车厢,再三恳求首长回软卧,但李良辉紧绷着脸,望着车窗外一声不吭。僵持了十几分钟,列车长无趣地走了。列车到了乌鲁木齐,一直坐在硬座车厢的李良辉亲自护送重病的战士上了军区总医院的救护车,随即命令司办秘书:“让铁路局长马上赶到火车站。”在会议室,李良辉严厉斥责:“我们的军人离别父母妻儿,常年坚守风雪高原,用健康和生命换来人民和国家的安定。请你们记住,边防战士的生命重于雪山。这个列车长对军人没感情,太冷血,必须处理!”一个多月后,铁路局领导带着这位列车长到军区大院亲自向李司令道歉。李良辉拉着这位列车长的手说:“你没当过兵,也没去过边防哨卡,我原谅你一次。但要记住,新疆是祖国的西北要塞,多民族,多宗教,与多个国家接壤,边防军人是新疆稳定的中流砥柱。任何时候都要尊重、爱护我们的边防战士。”这个真实的故事,后来在新疆被传为多个“版本”,但最后一句“结论”是共同的:“这个老头不敢惹,真正的军人!”

2009年“7.5”事件,新疆不堪回首的往事。当时已从济南军区副司令位置退下来的李良辉,打来电话,不容分说一通指责:“你们XX机关是干什么吃的!死伤XX人,还是冷兵器,就是排着队让人家砍杀也要几个小时。乌鲁木齐周边有我X万部队,按照预案一声令下,二十分钟齐装满员赶到指定位置,一个小时稳定局面,一帮XX!”我知道,他说的预案是什么。李良辉任军区司令后,专门请新疆的老领导和专家学者给他讲课,了解新疆的历史和战略格局,他坚持每年组织两次军区、军、、师、团、营、连六级军事主官集训,其中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首府和战略节点城市的维稳军事工作。李良辉曾对我说:“新疆地处西北,周边环境复杂,新疆的动乱带有周期性,要居安思危,宁可百日不动,不可一日不防。”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李良辉被贬济南。XX工作组去整顿新疆军区,其中一条“错误”就是“主官集训”和“维稳军事预案”,指责李良辉搞“形式主义”、“花架子”,老司令耿耿于怀。若干年后,因工作需要我多次去新疆。一位自治区领导对我说:“我们都很尊敬老司令,雷厉风行,嫉恶如仇,一声号令,全疆都动!”听了当地领导同志的评价,印证了一句话:不论是是非非,历史自有评说!

我常思考一个问题,习近平同志担任军委主席后,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培养有理想、有血性、敢打仗、打硬仗的革命军人?针对什么问题而谈?如何去培养这样的军人?剖析李良辉的人生历程,有人会说“性格决定命运”。对,也不全对。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解放战争时期,一百二十万解放军对决八百万蒋介石军队,许多国民党士兵,今天被俘,几天后就成为解放军的战斗英雄!什么原因?一个部队的作风是一个部队官兵成长的核心要素。“精神”又是作风的核心支柱。作风养成的关键又在于主官,尤其是这个部队高级军政主官的言行。李良辉为什么会出现在15军?研究15军,1949年才从一个地方部队升格为二野的部队,仅仅四年时间,在上甘岭打出了国威、军威,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王牌部队,几年后又成为我军唯一的空降兵部队。靠什么?看看这两个主官的风采。1989年4月,为纪念15军建军40周年,秦基伟老军长(时任国防部长),向守志老军长(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结伴回到部队。近距离观察,这是两位不同性格的老首长,秦基伟声音洪亮,豁达潇洒;向守志慢声细语,非常儒雅。但两人对部队的点拨惊人的一致。当时军领导要拉着架子汇报工作,秦部长大手一挥:“不用了,看部队就看两个地方,一是连队副业生产地,一是营房。”向司令接上一句:“就是看看你们军政主官是“过日子”,还是“混日子”。”每到一个部队,秦部长都好像漫不经心的问一句:“这几年你们团(师)出了几个干部?”向司令又接了一句:“一个部队连续三年不出军政主官,就要找找问题了,部队就不好带了。”话语不多,让听者思考良久。两位老首长讲到15军的作风,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名字:李良辉,尽管他已调离15军。这使我想起另外一个干部的成长,现在他已是某大军区的领导。1984年8月,李良辉带领军工作组赴湖北省抗洪抢险第一线,部队已连续奋战两天一夜,极度疲劳,但有一支队伍,反戴军帽,扛着沙包,嗷嗷叫。李良辉问:“这是哪个连队?”答:“某团二连。”“让连长来见我。”一个敦实的年轻干部跑步赶来,敬礼报告。“把手伸出来。”这个干部在裤子上擦擦泥水手一伸,都是血泡和绳子勒的血印。“为什么反戴军帽?”“我要看清自己的连队。”就是这样一个干部,不久调到空降战备值班分队担任主官,以后一路升迁,几乎没有担任过副职。若干年后,在北京与这个干部交谈,他说:“15军的作风得益于这几个老首长的言传身教,是我一辈子学不完的。”

“猛将必起于卒伍。”真知灼见。


    上一篇:高招军校报考注意了:21所军校今年在河南招生778名 不再招选拔国防生
    下一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2017年度士兵补选退工作不一样 聚焦备战打仗保留士兵骨干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编辑联系QQ:3128640874------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