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中国-大国风采网
首页 |法制资讯 |反腐前线 |法制民生 |重点调查 |记者调查 |案例分析 |通缉悬赏 |法治市县 |曝光台 |律师在线 |防骗在线

一起长达十余年的百花集团员工维权事件


 一起长达十年的申诉,引出北京百花集团改制过程中的资本游戏。而在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腾挪背后,一个复杂的资本“空手套”浮出水面。

  数亿集体资产变个人资产

  百花集团退休员工代表,详述了公司改制过程中的员工权益被侵犯的情况,而此时距离百花集团企业改制已经过去了十年。

  百花集团的前身是1958年成立的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北京市第一皮鞋厂,有1430名员工。在1990年之前创造了中关村南大街六栋楼房,总建筑面积:30564.10平方米。百花鞋厂90年代剥离生产业务,其主要任务就是将房屋出租收入。2000年,百花集团在某些人的操纵下开始企业改制。企业成立并在工商注册了“北京百花集团集体资产共同共有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将全体员工创造的30564.1平方米楼、平房屋及公司账户资金仅仅评估值6097万元。这幕后的一切都是”中稷“所设计和操纵的。2005年3月,北京市海淀区工业公司、百花集团有限公司、中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百花集团集体资产管理中心等四方共同完成了股权转让交接事项,百花集团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将40%的股权转让予中稷发展,同年5月,北京百花有限集体资产管理中心在工商局注销。

  从此百花集团被变成凭百花集团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被买卖、瓜分后,在世界上突然消失了。

  但是,1430人创造的百花集团的楼宇、资产至今一点没变、没有消失。几经变换,今天价值数亿资产的楼宇至今矗立原地,却完全变成了一个叫林江的个人资产。从房产证的登记来看,林江非常清楚1430人创造的房屋价值是多少,他已经屡次用百花集团的房屋抵押贷款数亿元。

  

 

  从2005年开始,百花集团的数百名员工也开始了艰难的维权之路。据百花集团员工介绍,在集团企业改制过程中,员工“完全被蒙在鼓里”,而直到百花集团集体资产管理中心被注销,他们才发现百花集团已与自己“撇清关系”。百花集团员工称,集体资产管理中心被注销后,集团员工和退休人员均未得到任何补偿;与此同时,员工称改制的公司承诺将

  7048.38万元集体股权转让款用于百花集团退休员工的生活保障,然而,百花员工代表表示,十余年间,百花集团除却为退休员工支付每月不足百元的住房补贴、独生子女父母奖励费等费用外,并没有支付其他费用。

  同样令员工质疑的是,7000万元的股权转让是否是贱卖?百花集团员工对此确定无疑。百花集团一位老员工表示,早在90年代初,公司主楼已被估值一个亿左右,而公司所有资产加起来在当时“肯定值几个亿”。

  为了争认法权益,百花员工曾多次组织维权活动,可是一直收效甚微。

  调查发现,百花集团改制的背后是一次错综复杂的资产腾挪。

  百花集团的资本腾挪游戏

  2005年,百花集团最终将40%的集体股权转让给中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而一系列资本腾挪的最终结果也得以展现。西藏发展2005年年报称,“报告期内本公司第一大股东无变化,仍为四川光大金联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3年5月13日,法定代表人:吴建华,注册资本为110,000千元,其主要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经营及旅游娱乐设施建设与经营管理。本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剑”与此同时,以前西藏发展年报中百花集团公司是光大金联持股81.25%的大股东的描述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王健持有光大金联81.25%的股权。

  与此同时,百花集团原负责人卢志江、闫清江等人的身份也悄然发生变化。西藏发展2001年年报显示,原百花集团总经理卢志江为四川光大金联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百花集团原总经理助理闫清江则成为西藏发展董事长。

  百花集团员工表示,闫清江、卢志江等人早已不在北京,他们也无法与之取得联系。

  注意到,王健、周京生等人的资本游戏还不止于此。

  2010年12月,西藏发展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四川光大金联实业有限公司办公

  地址迁往西藏拉萨市,并由此更名为光大金联。而在此期间光大金联和周京生则不断导演资本腾挪的戏码。

  2009年12月,西藏发展作价1.3亿元从深圳市长河运通投资有限公司手中收购四川恒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四川恒生”)17%的股权,收购价格较四川恒生净资产溢价642.08%。

  2010年10月,西藏发展将旗下子公司成都市蜀汉酒店有限公司卖掉。而在此之前,蜀汉酒店从2004年起连续6年承包给北京天域佳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天域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周京生。

  与此同时,光大金联不断减持西藏发展股份。2010年12月31日,光大金联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西藏发展1290万股,占总股本的4.89%。2011年1月5日,光大金联再次通过二级市场减持了0.11%的西藏发展。1月10日又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1318万股,占总股本的5%。在1月21日和24日,再次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西藏发展共计1120万股。

  蹊跷的是,2011年2月17日,西藏发展发布公告,公告称早在2005年4月,仅仅是在百花集团转让集体股权的一个月后,西藏发展实际控制人已经由王健变更为范志明。而后来由王健实际控制的西藏5100在港交所上市,招股说明书披露,王健于2005年4月,向一独立第三方出售其拥有西藏光大金联的全部81.25%股权,从而失去了对西藏发展的控制。

  据之前的报道,范志明曾任北京点位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点位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本2800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为范志明。而范志明与王健究竟有何种关联则无从得知。

  员工权益由谁买单?

  百花集团的改制过程似乎仅仅是一场复杂的资本游戏。如今,卢志江、闫清江等人早已在光大金联或上市公司任职,而王健也已离开西藏发展多年。这起错综复杂的资本腾挪最终只有周京生受益。2008年京工商海处字(2008)第1309号《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周京生不是凡人,什么假文件都敢造,而且,能摆平很刑事的问题。

  

 

  向律师了解到,作为集体企业股权的实际拥有者,企业集体股权的转让,必须由全体员工表决同意后方可进行,而员工股权转让收益也必须由全体员工共同享有。

  然而在百花集团改制的过程中,集团员工却坚称当时对企业改制一无所知,而在此之后,公司也并未给与员工相应的补偿。

  签约于2004年8月24日的《股权转让协议》,签约乙方是“中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出资购买甲方:“北京百花集团有限工商共有资产管理公司”40%股权【见北京建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京建字(2003)第047号评估报告}】共计7048.38万元股权转让款。问题:

  (1) 此股权转让款并没有出自“中稷”的总公司:中央党校财务报表。(2) 时至今日没有证据证明“中稷”向“北京百花集团有限工商共有资产管理公司”支付7048.38万元股权转让款。

  (3) 《股权转让协议》约定1049名百花离退休员工、国有土地、集体利益、7048.38万元股权转让款,经由签约丙方:海淀区工业公司,就这么在纸上写来写去,不必转款,就交给签约丁方:“北京百花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周京生的手中。

  但是,从此以后,“北京百花集团”1430名员工、历经数十年创造的厂房、楼宇、机器、设备,被运作为40%股的权,被北京建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价值“7048.38万元”、假装转账之后,彻底被周京生、林江侵吞了。

  近7公顷的土地、30564平方米的建筑物,被轻松地变成 “法人独资“者林江的个人资产。房产证都正大光明的易主了。

  那么,林江”独资“的就那么理直气壮,心安理得?这里面没有黑幕吗?

  还有,周京生其人,是神仙眷侣?他的人生是否就可以坦然面对1430人的生存死亡?

  侵吞1430人的血汗、集体的共同利益,周京生、林江可以高枕无忧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们还想继续搭乘海淀区政府“棚户区改造“的利好,享受更加扶摇直上的快活人生。

  但是,百花集团员工代表表示,他们的维权活动仍将继续。

来源链接:http://www.chinafangcn.com/redianzixun/13659.html


    上一篇:北京圣世源公司不签协议,还拖欠员工工资
    下一篇:土地被“非法“侵占 苍南县三峰村349名村民状告村委会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