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中国-大国风采网
首页 |法制资讯 |反腐前线 |法制民生 |重点调查 |记者调查 |案例分析 |通缉悬赏 |法治市县 |曝光台 |律师在线 |防骗在线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强大的黑恶势力村长恶霸邹建华


周荣全应受打击目前天目王新明向有关部门对邹建华、 周荣全的黑恶行为进行了举报

      举报一:2019 年 7 月 2 日《要求对邹建华、周荣全的黑恶势力进行打击的报告》

  报告人:王新明,户籍地: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 12 组,住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锦城街道锦都嘉园 12 幢1-102,电话:13758295258

  一、邹建华、周荣全黑势力的具体表现:

  1、2015 年 11 月 23 日,浙江卫视今日聚焦栏目播放了《临安村干部违建大体量住宅及经营项目》的节目,节目中公布了邹建华破坏林地 9511 平方,省级生态公益林 5200 平方米未经审批在告岭村违规建筑大体量住宅 60 幢,看到这样的报道。我认为邹建华已经构成破坏农用地罪是无疑的,到 2016 年 1 月 23 日临安市林业局以临林信访签字[2016]2 号向当时的信访人江中奎答复称:“经调查核实占用公益林林地行为涉及杭州绿园农业观光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邹建华)和杭州人防爆破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王云华两个责任主体。其中王云华爆破、破坏林地面积 4 亩,邹建华平整占用林地 4.48 亩。”林业局这个答复认定和电视节目中临安市林业局的梁建迎的说法完全不同,电视的公开报道中林业局的宣布是没有王云华的说法的。可见邹建华的黑势力有多少大,他通过临安林业局把自己的犯罪事实进行分解从而达不到量刑定罪的标准。在些我再一次说明如果临安林业局的认定属实,那王云华及杭州人仿爆破有限公司(以下称人仿公司)就构成犯罪了。首先电视报道明确该项是未经审批的,在未经审批的前提下爆破 4 亩所用的炸药用量一事王云华和人防公司就构成犯罪,森林公安就应移交公安局治安科查处,但至今没有对王云华爆破 4 亩炸药来源及审批的案件立案查处,这里就出现了邹建华与临安市林业局及临安市森林公安之间的黑幕,我认为只要对王云华进行追究调查事件就会全部清楚了,请求核查处理。
  2、2016 年 4 月 27 日,临安市国土资源局以临土资信[A012]处理知告书回复当时的举报人江中奎称①邹建华的碧水湾酒店未经审批占用天目山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林地 5189 平方米,建设总占地 756.97 平方米。其余 12 幢 12 户均为农户与邹建华合作建房,三个地块总占用面积 9610 平方米,其中 6668 平方米属于天目山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林地,748 平方米是农田。为此在 2016 年 6 月 12 日、6 月 18 日我根据临安市国土资源局认定的事实向临安市林业局和临安市森林公安局提出控告要求追究邹建华、邹颈凯(据说现改名为邹凯)的刑事责任的控告,但因为前面已经有邹建华、临安市林业局、临安市森林公安局的强强联手黑幕,该事实上森林公安认定为是 12 个农户违规开挖并非邹建华和邹骐凯破坏林地和国土局的认定事实完全不一致,后我向临安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监督立案,但最终得到的口头答复是转临安市纪委处理。时之今日未见纪委对此事作出任何处理,更未对我作出任何答复,可见邹建华的黑势力在临安市林业局、森林公安局、纪检委都有人保护伞在保护着他,林业局自己确定的事实和国土局确定的事实都会被分解掉,在此我再说明一下,就是 12 户农户和邹建华合作,12 户农户违规也逃不了你邹建华、邹骐凯的违法,更明确认定了游泳池、凉亭及停车场是邹扩建的,总之临安市森林公安局的认定和临土资信[A012]的认定及事实不一致,请求再次核查,追究邹建华和邹骐凯的刑事责任。
  3、2017 年 1 月 14 日,临安市人民法院作出了(2017)浙0185 行审 2 号至 17 号的行政裁定,除告岭村的云溪酒店依法没收(当然现在还是邹建华拥有使用只锁了道地停车场)外,其余的全部判决“拆除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房屋,由临安市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组织实施”至今天目山镇政府未对法院判决的房屋范围内拆过一块砖。本人在 2019 年 4 月再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而天目山镇政府的回复是已经按临政办[2014]37 号文件规定处理了。在这里我再次明确一下,37 号文件的第三条应当拆除的情形的第 6 款明确“建筑面积超批准建筑面积 100%以上的”。你未批就算你批过当时每户也只能 批 120 平方米,10.5 米高,而邹建华造的房屋都是在 250 平方米/户,5 层以上的。就是按 2016年 12 月 27 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浙江省三改一拆办的会议纪要,保留一户一宅的违建,邹建华的碧水湾酒店也不是在一户一宅的范围内。天目山镇政府把没收的云溪酒店让其使用占用,对法院判决和文件规定应当拆除的邹建华的房屋不预拆除,失信以民,在群众中反响很大,我认为天目山镇的主要领导在这事件上是做了邹建华的保护伞,更存在行政不行为的行为,请求查处。
 

  4、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村主任是邹建华、书记吴爱国(周荣全老婆亲哥哥的儿子),在 2018 年周荣全的玉龙山庄国家进行土地收储时把周荣全在 2018 年任村长时从本村 2 组租来的 50亩土地作为周荣全自己的土地让国家收储(国家征收征用土地范围理应公告公示让群众知道相邻的范围,但因邹建华、吴爱国的特殊关系未见过公告公)村委办理了该土地属周荣全的手续,是一件严重的欺上瞒下的行为,是一件严重的侵占他人和村集体资产的行为,我调查还发现为拆除周荣全玉龙山庄违建房屋的时候,天目山镇政府还借款 500 万元给周荣全(周荣全自己说是受区领导指示的)。2019 年 4 月 20 日我接到了拿着 2008 年二组和周荣全的租赁协议和无法用语言表达事件的本村村民的诉说后,用我自己的名义向天目山镇政府及其它相关部门反映了该事件,结果据说是因我的反映镇政府把这 50 亩土地的相应价款41800 万元留下暂时没付出去,但事情一直未处理更未给我答复,只是告知转纪委查处。邹建华、吴爱国用手中的权力,欺骗组织,欺上瞒下,从而想通过周荣全得到属于村集体和二组的土地补偿款,其行为是典型的黑势力的行为,请求查处。

  二、邹建华、周荣全恶行如下:
  1、我王新明经营着临安王新明工程施工队,干交通工程(五年来受他人陷害未经营),设备存放需要大量场地,在老家天目山镇西游村老房子部份已倒,尚存的两间泥墙开裂马上要倒的房屋,一直想另选新址建房(2015 年期间邹建华以村名义建小产权房把我家农田的路挖掉,水沟挖掉现路是恢复了,但我家农田至今没有水沟已无法灌溉耕种了)。当时我家农田是村庄规划范围内,但没有搞土地调整(当然紧连着的田邹建华是大批建房现在也卖掉了)为了准备建房我也把相邻的农田流转了几亩,想通过土地调整合法建房,为此我投入很大。因为和邹建华不合,到2018 年才知道 2016 年期间经村同意已经把我所有的农田变更为永农(当然是无水永农)。为了建房我又请天目山镇政府领导帮我查查看西游村还有哪里的土地符合建房条件。经朱毅镇长的查实明确我村朱陀岭公墓右边的土地是园地但不是村庄规划范围。当时的镇党委书记李军告知村庄规划可调整的。虽然在公墓边无奈我在2019年初流转取得了该在2006年因天目山上山公路做路肩取土后的废地及周边土地(园地)、流转后原使用权人的自来水池、水管、各自进行了迁移,因农户的水池水管迁移挖机上去挖了路和水沟。邹建华、周荣全就马上打击报复状告我,临安市林业局马上发出告知书,称我流转取得的是林地,我尚未开挖地基,临安区林业局发来告知书称我毁坏林地(我已经向林业局提出异议),可见邹建华和临安区林业局的黑恶势力又联手了,还称是骆安全区长一定要这样办,邹建华又一次作恶要将我的园地变成林地,他利用自己违法犯罪而变成的保护伞来对我进行再次恶治,以理以法难容。因 2019 年 4 月我对邹建华、周荣全的举报,在 2019 年 6 月我受于潜派出所的调查,称是政府下达的工作,王新明是打黑除恶的专门对象,举报或造一点王新明的事情有奖金的,邹建华还在村民微信群里大量发要全村联名上访王新明是地霸,并宣布王新明建房村里不会盖半个公章,村庄规划调整村里不盖章,看他怎么造房子。周荣全对外宣传,他的玉龙山庄土地收储工作是委托周超群办的,周超群是临安区政府喻林波区长的亲戚。王新明举报了此事,领导懊恼了,要叛王新明十年,这辈子不要想出来了。因邹建华、周荣全的恶意打击报复,于潜派出所的全社会的调查,宣布我是政府的打击对象,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社会负面影响,当然对邹建华、周荣全是没有作出任何调查。
 

  无论邹建华、周荣全、于潜派出所,林业局怎么说,我对我们临安区委区政府的领导还是百般信任,就区委在处理锦都嘉园问题上周超群吹了多少,公开讲喻林波是亲戚,不会拆他的违法建筑,要拆他的房子区政府会支付给他 1200 万元的。现在他的违建房和老百姓的一样拆,他说的卢春强书记、喻林波区长怎样怎样现在用事实来不攻自破,锦都嘉园及周边群众对区委卢春强书记的工作百般信任群众百般叫好,我希望我以上所反映的邹建华、周荣全的黑恶行为得到处理,用事实来打破他们拿虎皮做嫁衣的说法,帮我们农民办理建房审批手续、修渠种田的困难预以解决。

  此致

  临安区委卢春强书记、临安区政府、浙江省扫黑除恶办、杭州市扫黑除恶、临安市扫黑除恶办

  报告人:王新明

  2019 年 7 月 2 日

  附件 1:2015 年 11 月 23 日的浙江卫视今日聚焦栏目播放的《临安村干部违建大体量住宅及经营项目》

1.png

  2、举报国土资源违法违规事项处理告知书编号:临土资信[A012]
 

2.png
3.png
4.png
5.png

  3、临安市林业局临林信访签字[2016]2 号信访本项答复意见书。

6.png
7.png
8.png

  4、(2017)浙 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书。

9.png
10.png
11.png

  举报二:2019 年 4 月 3 日对邹建华的举报

  要求对邹建华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举报

  举报人:王新明,男,身份证号码:330124196802102317,住杭州市临安区锦城街道锦都嘉园 12 幢 1-102电话:13758295258

  被举报人:邹建华,男,1967 年出生,现任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村主任,住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庙坦 5 组

  举报请求事项:

  1、邹建华利用村主任职务挖掉村民的承包农田水渠建小产权房,使农田无法耕种,请求拆除违建小产权房还农民的耕种权。

  2、要求执行临安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浙 0185 行审 4号行政裁定,拆除邹建华的违建碧水湾大酒店 3800 多平方米的建筑。

  3、要求根据浙江电视台在 2015 年 11 月 23 日今日聚焦栏目播放的《临安村干部违建大体量住宅及经营项目》内容进行核查处理,拆除邹建华在告岭村的 35000 多平方米的违法建筑,追究其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刑事责任。
 

  事实情况:

  一、2015 年期间,邹建华任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主任,他利用村主任的权利、名义上给村民安排集中居住区,在19西游村的庙坦自然村圈了地,有 13 户本村农户建了房,同时他也建了 55 间小产权房。现在已经以 50 年的期限租了,为了建该小产权房,挖掉了我 5 亩农田的水沟,至今我家农田没有水沟,水沟被他建小产权房了。为了建小产权房还挖掉了鲍家 4 组的几十亩田的水沟,使四组的几十亩田也永远没有进水渠了。我认为邹建华的这一行为属地方黑势力恶霸行为,为此我多次向天目山镇、临安区领导反映邹建华把农田水渠挖掉建小产权房,他的产权房是怎么审批通过的,有审批吗?合法吗?我举报是在建房后发现农田水沟被挖掉才举报的,但是在他们建房过程中天目山镇政府工作人员赵海峰去西游村宣布,王新明在告农户建房西游村全部农民建房要停建,使得很多建房村民来找我,其实根本没我告状的事,事后赵海峰也向我道谦过说不是他的本意,他是说过,在此我要求政府拆除邹建华建的小产权房,恢复我们的农田水渠,给农民一口饭吃啊。

  二、2008 年 9 月邹建华用赵国财的名义在天目山自然保护区内建造占地 720 平方米建筑占地 634 平方米 6 层的碧水湾大酒店。当然赵国财的建房手续是审批在 2 公里以上的车师坞,且已经建造完毕,作废的手续,无论怎么讲赵国财的建房审批手续的地点是在离邹建华的碧水湾大酒店 2 公里以外,但因邹建华的恶势力,镇、区很多领导称赵国财的手续就是邹建华的。为此我感到不解,为此我向浙江省举报中心反映过,后临安市人民法院对此作出了(2017)浙 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书,裁定结果是限20期拆除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房屋,由临安市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组织实施。事隔几年到今天为止,天目山镇没有对该 3800 多平方米的房屋拆过一块砖,裁定下达后天目山镇村镇建设办主任应士华还在西关多处宣传王新明在告状,要老百姓拿刀来杀我。现请求依法实施。

  三、2015 年 11 月 3 日,浙江电视台,今日聚焦栏目播放了《临安村干部违建大体量住宅及经营项目》说邹建华在天目山镇告岭村违法建造了 60 幢房屋,其中 32 幢是移民安置,其他又是他的小产权房,每幢房子也是 200 多平方米,在 5 层以上,电视播放后社会影响很大,但至今也未见拆除过一块砖。在电视播放的内容中得知,邹建华为了建房非法占用农用地 12461 平方米,其中占用林 9511 平方米,计 14.28 亩,生态公益林 5200 平方米计 7.8 亩。按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邹建华已经构成刑事犯罪。但是临安市林业局作业临林信访答字[2016]2 号,把邹建华的违法行为分成两个责任主体,一是人防爆破王云华爆破破坏林地面积 4 亩,邹建华占用林地面积 4.48 亩,我们认为如果是王云华爆破破坏林地 4 亩性质一定更加严重,王云华的炸药是什么名义审批的,邹建华建房的地方当时是未通过审批的,项目、土地没有经过审批、炸药又怎么批的,一定是异地移用大批量的炸药、林业局、森林派出所又为什么不移交相关部门查处这么大的炸药异地移用案件。其实大家都知道王云华是请来做份笔录的事情,因邹建华有这样势力来化解其犯罪的行为。现请求对邹建华在告岭村21的 3 万多平方米的违法建筑进行拆除处理,追究邹建华的非法占用农用地的犯罪行为。总之,我是种田无水渠,建房他不批,现还住着 84 年建的墙体开裂的泥房,邹建房把我在村庄规划范围内准备建房的地划为永农,任意改变村庄规划,只要是我承包或流转取得的土地都不能搞村庄规划,或划规永农,我是走头无路,只得把邹建华的黑恶势力告到底,背景离乡,全家迁移也要告到底。虽然邹建华因违建牟得了亿元资金,能够卖通很多人,但我坚信法、理大于一切,坚决上访。

  此致

  举报人:王新明

  2019 年 4 月 3 日

12.png
  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的答复
13.png
14.png
 

  复查申请

  申请人:王新明,男,汉,1968 年 2 月 10 日出生,户籍地: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 12 组庙坦 31 号,住临安区锦城街道锦都嘉园 12 幢 1-102,电话:13758295258

  2019 年 4 月 3 日上访人王新明向临安区委、区政府、临安市信访局、省信局、杭州市信访局、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等相关单位再次提出了《要求对邹建华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举报》、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出据了天信告[2019]7 号信访事项受理告知单,后在 2019 年 5 月 22 日在手机知信上出现对该举报的回复,但回复和事实完全不符,现特向临安区人民政府提出复查申请。

  1、邹建华建了 55 间小产权房挖毁我承包农田水沟的事实说成没有这样的事情与事实不相符,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的承包农田已经没有水沟了。

  2、反映邹建华的碧水湾大酒店天目山镇政府没有履行(2017)浙 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结果,而回复称已经按临政办[2014]37 号《临安市集体土地违法建筑处置意见》交纳了有偿使用费 197640 元。我认为你邹建华在 2014 年交纳过有偿使用费但临安区人民法院在 2017 年 1 月 14 日作出行政裁定就是错了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就不用履行法院的裁定了。再说(2014)37 号文件的第 3 条第 6 款明确“建筑面积超批准面积的 100%以上属应当拆除的情形”,(2017)浙 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书已确认该房屋建筑占地 634 平方米。当时农民审批标准为 120 平方米每户,所以邹建华的碧水湾大酒店也不是在(2014)临政办 37号文件规定的交纳有偿使用费的范围内。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的回复对为什么不履行(2017)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的结果字句未提,应视为没有回复该问题,现请求临安区人民政府复查回复。

  3、针对上访人王新明举报邹建华在告岭村违法违造 63 幢房屋的事情,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的回复是“这 63 幢房屋属于“一户一宅”,对此 2016 年 4 月 27 日临安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临土资信[A012]《举报国土资源违法违规事项处理告知书》以及临林信访签字[2016]2 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明确共搬迁移民 34 户,哪么还有 28 户又哪里来的,为此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对 2019 年 4月 3 日王新明的举报回复的第 3 点和事实不符,和 2016 年 4 月27 日临安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临土资信[A012]和(2016)2 号临林信访认定的事实不符,天目山镇的回复属虚假回复,现请求临安区人民政府复查核实处理回复。

  此致

  临安区人民政府

  申请人:王新明

  2019 年 6 月 16 日
 

  举报三:2019 年 4 月 20 日对周荣全的举报

  举 报

  举报人:王新明,男,汉,1968 年 2 月 10 日出生,户籍地: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 12 组庙坦 31 号,住临安区锦城街道锦都嘉园 12 幢 1-102,电话:13758295258

  举报事项:

  原临安市西天目乡西游村村主任周荣全侵吞集体和他人的土地补偿金几千万元,请求核查后阻止周荣全的侵占行为。

  举报请求:

  1、要求查处周荣全(原村主任)、吴爱国(现村书记)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集体和他们的土地补偿款的黑恶行为。

  2、要求制止周荣全侵吞土地补偿金让真正的所有权人和使用权人得到补偿金。

  事实情况:

  2008 年 4 月,周荣全任临安市西天目乡西游村村主任,期间他利用职务之便向本村二组租赁取得其违法建造的玉龙山庄周边土地约 50 亩的经营权、租赁期为 45 年、总共租金是叁万元(不是利用村主任职务便利这样的价位是租不到的,具体附《土地租赁经营协议书》)。其的玉龙山庄是在 2003 年期间违法建造的(被当时的临安市国土资源局查处),后到 2006 年任村主任后把违建的 1号楼和 2号楼用虚假的浮玉山庄征用手续名义补办了出让手续(此事本人向临安市公安局和市委卢春强书面反映过,但无任何回音)。后又继续违建了 3 号楼、4 号楼。2018 年政府强行拆除了 3 号楼和 4 号楼,据说为了拆 3 号楼和 4 号楼天目山镇人民政府还用借款的名义(是用周荣全的名义还是赵伟的名义借不清楚,请核查处理)给周荣全 400 万元—500 万元以作住户的迁移安置用,后以 1 号楼和 2 号楼有合法手续为名政府作土地收储,据了解该土地收储补偿费为 3 千多万元 4 千万元不到的数目,收储的土地约 50 亩左右,款项已到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和法院在对接如何为周荣全处理债务之用。

  根据以上的情况,本人发现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和周荣全的做法错误,原因是该收储的土地使用权人是西游村二组的,所有权人是村集体,周荣全是在 2008 年时向二组租用的,他一没有所有权,一没有永久性经营权,他是 2008 年期间任村主任取得了该块土地 45 年的使用权,是利用其侄儿吴爱国现任村书记才办得虚假的土地是他的假手续。是典型的社会黑恶势力的现象。

  现请求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和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中止分配天目山镇西游村玉龙山庄的土地收储款,查清该块土地的所有权人和使用权人,给真正的所有权人和使用权人得以补偿,我作为所有权人的一份子特向政府提出举报。我认为周荣全、吴爱国利用自己当村主要干部的权利歪曲事实、侵吞集体和他人的土地补偿金且数额巨大,是典型的社会黑恶势力的行为。望得以查处。

  此致

  浙江省信访局、杭州市信访局、杭州市打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央第 11 督导组、杭州市临安区信访局、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人民政府、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政府

  举报人:王新明

  2019 年 4 月 20 日

  附:土地租赁经营协议书

15.png
16.png
  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人民政府打击陷害上访人王新明的情况汇报
 

  情况汇报人:王新明,男,汉,1968 年 2 月 10 日出生,户籍地: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西游村 12 组庙坦 31 号,住临安区锦城街道锦都嘉园 12 幢 1-102,电话:13758295258

  根据 2016 年 1 月 23 日临林信访签字[2016]23 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以及 2015 年 11 月 23 日浙江卫视今日聚焦栏目播放的《临安村干部违建大体量住宅及经营项目》的报道中临安林业局梁建迎公布的邹建华在告岭村破坏林地 9511 平方米计 14.28 亩,生态公益林 5200 平方米计 7.8 亩的事实。本人于 2016 年 6 月 18日向临安市林业局、临安市森林公安局控告邹建华、邹骐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并且在 2016 年 7 月 23 日向临安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监督立案。在 2019 年 4 月 3 日在《要求对邹建华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举报》也再次反映了临林信访签字[2016]2 号把邹建华的破坏生态公益林 7.8 亩分解成王云华爆破 4 亩,如果是爆破 4 亩因炸药移用违法性质更加严重要求追究责任。2016 年的举报最后检察院的口头答复是移交纪检委了,就没有了下文,而 2019年 4月 3 日的举报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的回复上没有对此事对此作出任何说法。

  2019 年 4 月 3 日上访人王新明向临安区委、区政府、临安市信访局、省信局、杭州市信访局、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等相关单位再次提出了《要求对邹建华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举报》、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出据了天信告[2019]7 号信访事项受理告知单,后在 2019 年 5 月 22 日在手机知信上出现对该举报的回复,但回复和事实完全不符,现特向临安区人民政府提出复查申请。

  1、邹建华建了 55 间小产权房挖毁我承包农田水沟的事实说成没有这样的事情与事实不相符,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的承包农田已经没有水沟了。

  2、反映邹建华的碧水湾大酒店天目山镇政府没有履行(2017)浙 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结果,而回复称已经按临政办[2014]37 号《临安市集体土地违法建筑处置意见》交纳了有偿使用费 197640 元。我认为你邹建华在 2014 年交纳过有偿使用费但临安区人民法院在 2017 年 1 月 14 日作出行政裁定就是错了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就不用履行法院的裁定了。再说(2014)37 号文件的第 3 条第 6 款明确“建筑面积超批准面积的 100%以上属应当拆除的情形”,(2017)浙 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书已确认该房屋建筑占地 634 平方米。当时农民审批标准为 120 平方米每户,所以邹建华的碧水湾大酒店也不是在(2014)临政办 37号文件规定的交纳有偿使用费的范围内。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的回复对为什么不履行(2017)0185 行审 4 号行政裁定的结果字句未提,应视为没有回复该问题,现请求临安区人民政府复查回复。

  3、针对上访人王新明举报邹建华在告岭村违法违造 63 幢房屋的事情,天目山镇人民政府的回复是“这 63 幢房屋属于“一户一宅”,对此 2016 年 4 月 27 日临安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临土资信[A012]《举报国土资源违法违规事项处理告知书》以及临林信访签字[2016]2 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明确共搬迁移民 34 户,哪么还有 28 户又哪里来的,为此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对 2019 年 4月 3 日王新明的举报回复的第 3 点和事实不符,和 2016 年 4 月 27 日临安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临土资信[A012]和(2016)2 号临林信访认定的事实不符,天目山镇的回复属虚假回复,现请求临安区人民政府复查核实处理回复。

  2018 年 7 月 13 日,上访人王新明向临安区公安局、纪检委、区委卢春强书记,对西游村原村主任周荣全利用职务便利诈取天目山上山公路大修指挥部资金 83 万余元并以浮玉山庄假拆迁的名义办理玉龙山庄的出让一事(具体附举报状在后)。在 2019年 4 月 20 日向浙江省信访局、杭州市信访局、临安区信访局、临安区人民政府、天目山镇人民政府、杭州市打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等单位反映举报周荣全、吴爱国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集体和他 人 的 土 地 补 偿 款 问 题 , 得 到 的 回 复 是 转 纪 委 告 知 书LX20190021996106 后我多次向天目山镇纪委要求给书面答复,回复是要向领导请示的就没有下文了。在 2018 年 7 月 13 日对周荣全的举报时我向临安纪委反映过纪委称周荣全不是党员现又不是村长不是他们管的,现向政府反映又转纪委了,就不给回复了。临安纪委真成了包揽党员干部违法违罪的摇篮。在 2019 年4 月 24 日后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在没有给上访上王新明及天目山镇西游村 2 组村民一个说法更不让看本次征收土地的范围是否包括 2008 年 4 月 22 日 2 组租给周荣全的土地范围(至今不给看)的情况下,向周荣全支付 1800 万元的本案土地征收款,听说还有 1800 万元镇政府尚未支出,但是在扣留的 1800 万元中天目山镇政府尚未支出,但是在扣留的 1800 万元中天目山镇政府 2018年期间拆除周荣全的玉龙山庄 3 号、4 号楼的违法建筑时天目山镇人民政府有借款 500 万元给周荣全的事实尚应扣除。在 2019年 4 月 20 日上访人王新明的举报事实情况中已经提到这 500 万元的借款的情况,但天目山镇人民政府就一句转纪委就了事了。我认为镇政府的资金借给周荣全 500 万元镇政府的主要领导是有罪的应该查处的。当然就邹建华的破坏农用地,周荣全侵吞土地款,以及天目山镇政府领导向个人出借 500 万资金等等问题只要一句转纪检查处就合法了。如此临安的纪检是什么单位呢?真成了党员干部知法犯法的摇篮。

  在所有举报得不到查处的情况下,2019 年 6 月临安公安受政府指令对上访人王新明作为扫黑除恶的专门对象,从 2006 年开始查,必须查出事情重判 10 年以上的情况发生,这事去公安做过材料的人的传话。据说他们请了周荣华去公安做了材料称他和王新明敲诈他人钱款 95 万元,周荣华得 70 万元。经查后王明没有这事也未得到过款项而周荣华诈骗他人钱财不追究的,法律就是追究王新明的,王新明没有公安就对此安不追究了。邹建华又在村内宣传,要求全村联名签字告上访人王新明,据说已经有诺名信上访到杭州市王宏副市长签批了,邹建华也签了举报信向北京上访王新明。周荣全在社会上的宣传更为牛,他说这次必须把王新明关进去十年以上,他的玉龙山庄的征收是委托临安锦南街道横岭村原村长周超群办的,周超群的老婆和区政府常务副区长俞林波是亲戚,和政法委书记郭志龙的老婆是亲戚,这次2019 年 4 月 20 日上访人王新明告了周荣全使他还有 1800 万元款未拿到使得领导的好处费都拿不到,不把王新明关十年以上领导是不会同意的,请全社会配合他。

  为此,根据中央政法委近日出台的关于处理上访人员的要求规定,本人再次上访,重新交上 2018 年 7 月 13 日的举报状,2019年 4 月 20 日对周荣全的举报和 2019 年 4 月 3 日《要求对邹建华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的举报》,请求相关部门对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借款给个人、邹建华、周荣全的违法事件给以查处。

  此致

  浙江省信访局、浙江省纪检委、杭州市信访局、杭州市纪检委、杭州打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杭州市公安局、临安区人民政府、临安区委卢春强书记、临安区信访局、杭州市王宏市长

  上访举报人:王新明

  2019 年 6 月 16 日

  没有灌溉水渠的永久性农保田图片

17.png
  在选举过程中没有支持邹建华就不能建房子,沈建文准备建房的自留地(园地)现变成永久性农保田(从来都不是田是菜地)。
18.png
  选举过程中没有配合邹建华的村民住房(得不到审批)
19.png
  邹建华本人的大型超审批面积住宅(少批多建 200%以上的)
21.png
  邹建华哥哥邹建年户口在宁波不能审批的违法建筑(未经审批的)
20.png
  2015 年邹建华以村名义造的小产权房现已租的形式卖给外地人(未经审批的)
22.png
  2015 年邹建华以村名义造的小产权房现已租的形式卖给外地人(未经审批的)
23.png
  在选举过程中帮助邹建华、周荣华的多处建房:
24.png
 

  临安多年来的三改一拆,至今没有拆过邹建华建造的法院判令要拆除的房屋的一块砖。村干部建房成群外卖嫌钱上亿元,住危房的村民建房永远不符合他的村庄规划、土地规划。村长书记盖章签字村民和村集体的土地就变成周荣全个人的土地作为国家收储了,企图侵占他人资金 1800 万元。周荣全个人从天目山镇政府的财政中也能任意借用 500 万元,镇政府的支出签批是谁的?合法吗?黑恶行为一幕接一幕,周荣全还让人带话给王新明十内拿出 200 万元给周荣全,不然让我进去坐十年以上的牢,说是政府主要领导亲定的邹建华放话政府领导亲定决不把王新明在家过年。临安、村干部、镇政府领导、区政府领导、至今没有对邹建华、周荣全作任何调查处理。王新明根据国土局、林业局、今日聚焦认定的事实举报有罪吗?在此请全社会对邹建华、周荣全、天目山镇政府的黑恶行为的查处结果进行监督。根据2015年11月23日电视报道邹建华破坏林地9511平方米计14.28亩已经构成犯罪但临安市林业局临安市森林公安局至今未对邹建华追究刑事责任。

  以上情况有相关政府机关的文件证明王新明本人对上述内容事情的真实性承担全部的法律责任。

  电话:13758295258

  报料人:王新明

  2019 年 7 月 10 日
 

来源链接:https://bbs.tianya.cn/m/post_share_weilun.jsp?id=6083182&item=free&f=a

 


    上一篇:网友对张家界千古情的票房 提出了4个质疑
    下一篇:新东方烹饪毕业生留校任教 竟被领导强行指派到同类学校当商业间谍 散播谣言煽动新生退学 职业教育不能沦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