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中国-大国风采网
首页 |法制资讯 |反腐前线 |法制民生 |重点调查 |记者调查 |案例分析 |通缉悬赏 |法治市县 |曝光台 |律师在线 |防骗在线

山林屡被“剃光头” 多次申诉均无果


日前,本报接到宁明县那楠乡驮象村金瓜平屯村民黄立平反映:从2013年到2020年期间,他家自留山和责任山上的松木、八角油茶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先后被砍,向林业公安部门报警多次。虽然林业公安部门称会进行处理,但至今未获一分赔偿,砍树的人也没有得到相应处罚。

林木遭砍难讨说法

就村民反映的情况,5月9日,记者前往事发地进行调查了解。黄立平向记者反映,他常年在外做工,家里只有老人。他家自留山和责任山所种植的林木接连三次被人砍伐。一次是发生在2013年,在其自留山,被砍松木约50立方米,种植了30多年的山油茶数百株,损失估计8万元左右。砍林者一共3人,分别是那楠乡驮象村大冲屯的黄×贤、那楠乡驮象村横浪屯的李×兴、那楠乡驮象村金瓜平屯的李×锋。

黄立平说,2013年7月至11月,李×兴等3人所伐的林木约1000立方米,他家被砍的林木只是其中一部分。事后他了解到,上述3人是在未获得林木采伐证的情况下私自砍伐。为此,他和其他权益受侵村民在案发之初就多次向宁明县林业局报告、向森林公安局报警,要求制止3人的行为,但是并没有结果。

“从我们第一次报案到2014年4月,3人仍然继续滥伐,我们损失惨重。”黄立平说,报警没有起作用,3人不仅没有受到处罚,而且还成功将木材运送出去。该起林木被伐事件中,他至今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说法。

让黄立平气愤的是,2013年林木被盗伐一事尚未解决,2019年和2020年,他家另外的两处山林都被砍了。这两次山林被砍,树种分别为松木和八角油茶等,砍林者一人为那楠乡驮象村村民宁某,一人为2013年事件中李×兴的儿子。

至今未获一分赔偿

5月9日,记者先后走访了黄立平所说的林木被砍事发地,2013年那起事件中黄立平被砍的那片山林地,几乎还是光秃秃一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已经被人种上了杉木苗。另外两处林木被砍的林地,也是一片光秃秃,被推倒的山油茶树随处可见。

黄立平指着一处林木被砍山地告诉记者说,他家林地的八角油茶树是被李×兴的儿子叫钩机来连根铲掉的,这些树都是上世纪80年代初其父亲所种。两起砍林事件事发当时自己在外务工,是家里老人上山管护之后才发现,随后进行制止,否则其家的两片林地里的林木都将被铲平。

“我家的林木三次被人砍伐,损失总计25万元左右。”黄立平说,每次发现林木被砍之后,他都报了警,但是至今砍林者没有任何人受到处理,自己至今也没有得到过一分钱赔偿。

让黄立平不解的是,就算这些山林存在纠纷,那些人在没有办理采伐证的情况下砍伐也属于滥伐,这些人的行为为什么没有得到追究呢?

关于林地权属问题,采访中记者看到,驮象村村委盖章和多位村民签字按手印的证明书显示,均支持黄立平的主张,认为权属不存在争议,愿意为此作证。

当日,在采访黄立平三处山林被人砍伐过程中,那楠乡驮象村金瓜平屯以及其他村屯的多位村民也来到现场,为黄立平的遭遇打抱不平。年近70岁的那楠乡驮象村横利屯村民宁丰明说:“2013年那起黄立平被砍的林木,是上世纪80年代黄立平父亲种的。”而知情的村民以及类似黄立平权益受到侵害的村民,都对有关部门“不作为”提出批评。

对办案情况“看不懂”

采访中,权益受损的黄立平直言,自己对作为执法部门的宁明县森林公安局办案程序“很是不解”。

黄立平说,在2013年那起林木被砍事件中,当时是他和其他权益受侵犯村民报的警,但是最后报告上写的却是办案人员例行巡查时发现,作为事发后报警的他和其他村民“被撇过一边,没我们什么事”;砍树者很明确,就是黄×贤等人,但是办案人员却把被雇佣来砍树的工头贵州人杨某当成“主犯”,以无法找到该“主犯”为由,至今无法处理。

“每次询问案子进展时得到的答复都是姓杨的工头没有抓到,我认为既然工头被定为案子的主犯,那么该工头应该进行网上追逃,但是经查询,该工头根本不在网上追逃名单中。这就让人纳闷了。”黄立平说。

在2019年的林木被砍事件中,同样出现了令黄立平看不懂的做法。

黄立平说,报警之后的处理过程中,他遇到了林业技术鉴定意见通知书和不予立案通知书同时送达的怪事。

而在另一起砍林事件中,办案人员给他的答复是砍林者有采伐证,不予立案,但是采伐证上注明的砍伐树种是马尾松,范围也有明确,但是他家的八角、山油茶等树种却遭到砍伐,“这么明显的跨界、超范围砍伐案件,最后却不予立案,难道我们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树就这么白白损失了?”

黄立平告诉记者,他将继续向更上一级部门申诉,直到讨得一个说法为止。

部门回应:不存在“不作为”

对于黄立平质疑,宁明县森林公安局一位姓李姓负责人表示,县森林公安局不存在不作为、包庇等现象,涉案林地权属存在纠纷,属于当地历史遗留问题,涉及黄立平反映的事件中,有的已经处理完结,有的则还在调查取证中。

关于2013年那起事件,该负责人表示,由于一些原因,该案至今还没有结案。他是2015年才到任,前任局长已经退休,当时办案的人员也已调离,无法对该起事件作出回复。而2019年那起事件,崇左市森林公安局认为“不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条件”,不予立案。2020年的砍伐事件目前还在调查中,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对于黄立平多方申诉无果的情况,那楠乡人民政府办公室一位姓易的工作人员表示,林业是那楠乡的传统产业,该乡是宁明县林地尚未确权的乡镇之一,因此每年发生的林地纠纷很多。而乡政府只有3辆公务车,其中两辆被指定服务于乡里的一个重点项目,而且乡政府人员紧缺,确实存在有可能疏忽部分群众诉求的情况。但村民黄立平反映的2013年那起案件,乡政府方面已将案件移送函移送宁明县调处办。

在宁明县自然资源局调处办,该办负责人黄建军表示,调处办的材料只有村屯集体之间权属纠纷调解记录,村民个体之间的权属纠纷调解记录并没有。

对于群众要求惩处砍林者的主张,那楠乡人民政府和宁明县自然资源局调处办均表示,那是执法部门范畴的工作,具体怎么处置还是看职能部门。

律师观点:村民可起诉相关部门

对于此事,广西金卡律师事务所律师韦文丰称,《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 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盗伐林木罪是指违反国家保护森林法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擅自砍伐国家、集体所有或者个人所有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行为。本案中的李×兴、李×锋等人砍伐黄立平自留山和责任山上的松木、八角油茶的行为涉嫌盗伐林木罪。

黄立平的林木在被他人砍伐后曾多次向宁明县林业局和宁明县森林公安局报告和报警,但作为对本案有管辖权的执法部门,宁明县森林公安局和宁明县林业局应当对李×兴、李×锋等人盗伐林木的行为进行及时制止并依法处理,可是其并没有及时采取行动。所谓的“行政不作为”是指行政主体及其工作人员有积极实施行政行为的职责和义务,应当履行而未履行或拖延履行其法定职责的状态。

随着社会主义法制日臻完善,行政执法作为法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执法机关的“不作为、乱作为、渎职”等现象却屡见不鲜。这些现象的存在都会影响到法律规范的尊严,影响到公民权利的保障,影响到执法部门的形象。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进依法行政,切实做到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必须坚持严格执法,切实维护公共利益、人民权益和社会秩序。对于执法不作为,必须强化执法部门的责任,强化责任追究和监督;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只有坚持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才能确保宪法和法律得到全面正确实施,才能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才能推进法治政府的建设。

林木不能被盗伐,职责更不能被缺失。韦文丰建议,如果当地执法部门不作为,黄立平可以向宁明县政府、宁明县森林公安局的上级机关举报投诉,也可以向县人民检察院监督部门反映,督促公安机关依法处理。如果还是得不到处理,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