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资讯-大国风采网
首页 |高层动态 |国内 |国际 |社会 |行业 |科学 |民声热点 |美丽中国 |评论 |廉政 |专题 |权威发布 |领导人风采

熊志:人口拐点,区域洗牌,生生孩子吧!


摘要:中国的人口拐点正在加速到来! 近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末,大陆地区总人口达到140005万人,首次突破14亿大关。同时,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出生率为10.48,出生人口...

中国的人口拐点正在加速到来!

近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末,大陆地区总人口达到140005万人,首次突破14亿大关。同时,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万人,出生率为10.48‰,出生人口创自1962年来的新低。

总人口数创新高,出生人数却创下新低,意味着什么?又会带来哪些经济影响?

生育率降低无可避免!

从近些年的数据看,国人生育意愿的下降,已经成为无可避免的趋势。

以出生人口数为例,1949年以来,中国经历了三波婴儿潮,每次婴儿潮的出生人口都在2000万以上。即便是进入新世纪,历年出生人口都在1600万左右。受开放二孩政策影响,2016年和2017年都超过了1700万。

2018年,出生人口数相较前一年锐减200万,2019年1465万的出生人口数,较前一年再次减少58万。由此,开放二胎的生育堆积效应已全面释放完毕。

这种转变,在曾经被公认“最敢生”的山东身上表现的尤为突出。

二孩政策放开的2016年,山东的出生人口数达到177万人,其中二孩占比达63.3%,当年山东的出生人口数的全国占比甚至逼近10%。但两年之后,“二胎大省”山东也不想生了,像青岛2018年出生人口直接下降20%左右。

而且对比国外还可以发现,国人生育意愿的下降趋势,比我们想象的要快许多。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1950-2015期间,美国总和生育率从3.3降至1.9,日本从3降至1.4,而中国从6到1.6,降幅远超其他国家。

出生率和生育率的大起大落,其实并不奇怪。尤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从农业化到工业化,仅用短短几十年时间,浓缩了一些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发展进程。所以生育环境和观念的变化,也来得相当剧烈。

总和生育率降低到1.6,意味着一个育龄妇女平均只生1.6个孩子。她们之所以不想生、不敢生,除了养儿防老的社会功能下降、受教育水平提高等之外,生育成本提高是重要因素。

学者任泽平在《中国生育报告2019》中,就提到了抑制生育的三大问题——住房、教育和医疗。

以住房为例,2004-2017年,房贷收入比从17%增至44%。为了跑赢通胀,实现财富的增值,很多人开始疯狂加杠杆。在这种情况下,生育带来的养儿成本,将会是一种降低生活品质的巨大负担,影响生育意愿。

所以别说生孩子了,现代人对结婚都是充满畏惧的。之前江苏民政厅的数据就显示,江苏人的初婚年龄,已经推迟到了34岁左右。

人口拐点将提前到来!

国际研究通常认为,要维持正常的代际更替,总和生育率要达到2.1,每个育龄妇女要生育2.1个孩子。

达不到2.1,意味着人口总数不久将开始萎缩,面临负增长。

2019年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提到,中国总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然而如果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人口负增长的时间将提前到2027年。

而实际上,2019年的出生人口数据,按照推算,总和生育率只有1.5左右。那么,预想中的2027年人口拐点,还将比我们想象中更早到来。它将会带来哪些影响?

首先,新生儿数量不断下降,将会加剧人口结构的老龄化局面。事实上2018年全国65岁及以上人口在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达到11.9%。按照7%为老龄化、14%为深度老龄化的国际通行划分标准,我们离深度老龄化社会已经近在咫尺。

深度老龄化来临,将会带来很大的养老负担。比如,辽宁、黑龙江等省市养老金收不抵支的新闻,就有过多次报道。之前“用全国的养老金救东北”的消息,还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在中央调剂制度下,收不抵支当然不等于发不出钱,但收支平衡的压力会不断增加。

对独生子女来说,在4-2-1的家庭模式下,他们可以享受独一无二的待遇,不用担心和兄弟姐妹竞争资源,但等到他们成年之后,却得面临沉重的抚养负担。

2018年,全国的抚养比为16.8%,而一些老龄化比较突出的城市,早就超过了20%。也就是说,平均每5个劳动年龄的人口,就得赡养一个60岁以上的老人。

出生率下降,当然不仅仅是给家庭带来赡养压力,给公共财政增加养老负担而已,在经济层面,同样会有诸多连锁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劳动力减少。

其实2019年年初的数据就显示,2018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586万人,相比2017年末的全国就业人员77640万人,为最近多年的历史首次下降。

中国经济过去几十年高速增长,就建立在劳动力红利之上。而劳动人口数量首次下降,意味着用工成本将不断上升,沿海地区每到春节前后的用工荒会越来越严峻。

随着人口拐点到来,那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接下来将迎来更艰难的时刻。

区域竞争将重新洗牌!

就在出生人口数据公布同时,统计部门还公布了另一个数据——2019年末,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6%,提前一年完成2014年《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设定的目标。

大量廉价劳动力,以及迅猛推进的城镇化,这是过去中国经济增长的两条重要主线。人口拐点和城镇化拐点双线叠加,大变局正式来临,会重塑经济结构,也会让区域竞争重新洗牌。

以老龄化为例,总体上,受经济发展水平、计生政策执行情况等因素影响,北方地区要比南方地区严重,沿海地区要比中西部地区严重。

比如东三省的城镇化率一度全国领先,老龄化也是独此一档,年轻人大量流失,鹤岗等地的房子甚至低到5万一套的白菜价。

东北的没落,很大程度也和城镇化、人口增长两大关键引擎的熄火息息相关。

▲鹤岗房价低到5万一套

另外,即便是最发达的三大城市群之一,长三角不仅城镇化接近见顶,其衰老速度,也比我们想象得快。比如智谷趋势对49个城市进行了梳理,统计显示,14岁以下人口占比最低的10个城市中,长三角就占据了6个。

而作为对比,珠三角明显要年轻很多,65岁老人占比最低的12个城市中,珠三角就达到了7个,其中年轻的深圳,和聚集了500万左右产业工人的东莞,占比都不到5%。

当然即便是快速衰老的长三角,凭借着发达经济水平对外来人口的虹吸效应,也能够保证有源源不断的年轻人补充进来——出生人口下降,老龄人口占比提高,不同地区消化上述压力的能力是截然不同的。

2018年底,一二线城市中,65岁及以上老人占比最高的10个城市,分别是南通、沈阳、长春、成都、绍兴、嘉兴、济南、大连、青岛和哈尔滨。

以成都为例,它的老人抚养比已经超过了20%,但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长,依然达到28.53万,全国排第5名。

而作为对比,同样在榜单上,且诞生了计生红旗县如东县的南通,2018年公报显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2‰。

像成都、重庆以及北京、上海等城市,虽然老龄化相对严重,但人口自然增长更多不是依赖本地的新出生人口,而是外来人口。

这解释了为何近一两年来,一二三四线都在送户口送补贴,火力全开地抢人。也解释了,为何东莞、中山、惠州、佛山等城市会如此年轻,它不仅是生育观念和生育文化影响的结果。

按照国际经验,城镇化率超过60%后,人口会加速向中心地区、城市转移。在出生人口下降前提下,城市对农村、一二线城市对三四五线城市的人口虹吸,将继续加剧。

年轻人大量流失的中小城市和农村,会面临严重的老龄化发展困境。


    上一篇:人民军队忠于党 三军医疗队驰援武汉战病毒
    下一篇:我们永远记得科比少年模样 他也不会再变老了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