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资讯-大国风采网
首页 |高层动态 |国内 |国际 |社会 |行业 |科学 |民声热点 |美丽中国 |评论 |廉政 |专题 |权威发布 |领导人风采

善良的人是真的善良 | 一个从疫区回乡者的体验与观察


摘要:一、12底-1月13日:疫情出现与回乡 笔者初次了解到疫情是在12月底。当时,微博上刚刚出现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相关新闻,笔者的室友就敏锐地捕捉到这条新闻,并且给予了相当大的关注...

 一、12底-1月13日:疫情出现与回乡

  笔者初次了解到疫情是在12月底。当时,微博上刚刚出现“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相关新闻,笔者的室友就敏锐地捕捉到这条新闻,并且给予了相当大的关注。要感谢这位室友,在疫情之处就给予了足够的关心,也给我“打了预防针”。随着看到此新闻的人数的增多,笔者在社交平台上也看到了诸如“取消跨年活动”等类似的反应。可是,官方也很快发出了声明称“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现象”。在这样的带有倾向性的措辞下,周围不少人在行动上都并未给予多少重视,仍然将其看做一个小范围的疾病。可想而知,处在风暴旋涡的武汉市的民众都只有这样的重视程度,更不用说全国其他地方了。

  与官方谨慎但警示性不够的声明相对,这一时期网络上也出现了“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诸多传言,这些传言核心都是武汉肺炎的凶险程度和疫情的严重程度远比官方现在报道的大。与此同时,在元旦前后有了“8名造谣者被捕”的新闻。

  元旦之后,官方也大概以两天一次的频率按时通报着“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通报。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其中关于人传人辞令的变更,由“未发现明显人传人”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众所周知,官方辞令向来是字斟句酌的,一字之差也可能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与这种怀疑精神相呼应的是,室友也传给了我更多的所谓关于此次肺炎疫情更真实具体情况的传言。这些传言基本上都是由自称“患者或患者家属”的人发布的,其中的病历单等是比较明确的证据。其提供的信息核心仍然是武汉肺炎的凶险程度和疫情的严重程度远比官方现在报道的大。这不由得引起了我更进一步的警惕,在笔者自己也找到了诸多从侧面更够引证这些传言的信息之后,笔者也确定了当前官方对疫情是有所隐瞒的,疫情是更加凶险和严重的。

  在这个认识的基础上,我也采取了一些防护措施。在前往武大开读书会之前,我特地在校内便利店购买了防护级别较高的N95口罩。在回家之前的留校日子里,我避免了所有不必要的外出。

  二、1月13日-1月23日(腊月二十九):疫情发展与信息公开

  1月13日,我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事先已经确定过,我需要前往的“武昌站”与学校之间并没有太远的路途。我仍然选择了地铁前往。在地铁及火车上,我全程都带着之前准备的口罩。与此相对应,我所乘坐的普通快车上没有多少人戴口罩。且零星的戴口罩者,都是年轻人,且他们戴的都是普通医用口罩与面部口罩。因此,我不能确定他们中的多少是为了卫生防疫佩戴的口罩。在列车上,一位大妈还对我戴口罩指指点点,表示不了解。

  回到家之后,我像在学校一样,持续关注疫情,和朋友在线上交换信息。其中一连几天,官方都没有发布新的通告,感染人数还维持在四十余人的数字。对于此,我也与室友发生了较大的分歧。室友结合之前的判断,认为这是因为情况已经更加严峻,上级正在介入,地方政府已经控制不了了。我却不敢苟同,觉得这是因为疫情可能已经出现了转机,在这个阶段上,官方不可能不及时通报。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还是太过简单。结合自己的判断,我也照常地进行回家之后的计划活动,即聚餐会友。

  随后,官方也确定了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进一步修改了关于人传人的辞令,称其“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此时,虽然我判断自己是安全的,可随着更多信息来源更加准确的有关疫情严重性的传言的涌入,我对整体形势的判断是不乐观的。因此,我悄悄地购买了部分口罩,也主动将了解到的比较可靠的关于疫情的信息和防护措施发到了家庭群和朋友群中。此时,大家仍认为我有些杞人忧天,我却不敢苟同。

  转机的关键是,钟南山院士等专家赶赴武汉,并在随后公开肯定人传人现象的存在。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微博热搜逐渐被疫情信息占据。此时,我的感受是放下了心,因为钟南山院士作为具有公信力的专业权威能够引起民众的足够重视。可是,我还没有意识到的是接下来事态比我已经了解到的更加严峻。

  三、1月23日-1月27日(正月初三):信息涌入与防控全面展开

  1月23日,是武汉市正式封城的日子。与此同时,其他省市也陆续有了确诊的消息。我也听到了我所在的城市确诊新型肺炎的传言。此时,我仍然对自己没有太多的担心,这不仅出于我在武汉时做了一定的防护措施,还因为根据当时已经的关于新型肺炎的防治手册,我处于回家的第11天,即渡过了最危险的阶段也并没有出现咳嗽、发热等典型症状。

  于是,在1月2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这一天。和往年一样,我家还是在这一天去了姥姥家,准备随后几天一起过年。到了姥姥家之后,舅舅和表姐都主动和我聊起了肺炎疫情。此时,疫情已经占据了舆论的绝对中心。

  随后的几天,不断涌入的信息给我带来的担心,现在回想起仍然心有余悸。这几天内,不断更新的防治手册中也纳入了“非典型性的未有明显咳嗽、发热的病例”,各方开始呼吁武汉回乡者“自我隔离十四天”,这些信息让我也不由开始担心我是否真的是安全的。除此之外,我所在的省及地市陆续出现了确诊的肺炎病例,且此时病例都是输入性病例和第一代病例,这也敲打着家人的神经。

  原本不以为然的母亲也在信息的轰炸之下,尤其是我的五岁的小外甥女发热去了趟医院的经历的惊吓之下,决定在正月初一的晚上回自己家。可是,家里老太太却不同意了,说着“明天就是初二了,你们都再呆一天”。在初二回娘家的习俗的约束之下,我们又继续呆了下去。

  原本正月初三是我回家第十五天,随着潜伏期的结束,全家人都稍稍安了心。可这时,社区和街道的电话却打了过来。在排查电话的直接催促下,我们在初三上午急匆匆地赶回了家。此时,我所在的地市还没有进行交通管制。不过,我姥姥家的社区对于外部车辆和人员已经只能出不能进,城市主干道上也车辆寥寥。

  四、1月27日至今:防控进一步深入

  回到家后的两天内,社区工作人员也每天按时打电话来询问了个人情况。此时,我自己也有了头晕、乏力等感觉,且不断更新的防治手册也指出了“本人未发病却具有传染性”的病例,再加上排查了密切接触者后,发现很多人都还在潜伏期中,使得我惶惶不可终日。

  今天已经是正月初十,我已经回家第二十二天,密切接触者也都正常,基本可以判断我和周围人是暂时安全的。可从昨天开始我所在地市开始了交通管制,所有小区也都封闭了,就连我家所在的的老旧小区也都采取了封住出入口,安排专人把守的方式限制人员外出。严格的防控举措无疑昭示着更大范围内危险因素的存在。

  笔者的学校发布了延期开学的通知。笔者弟弟所在的中学也发布了延期开学的通知,辅导班改为了线上教学。我相信严格的防控措施体现的是政府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面前有所作为的态度和防疫经验的增长。

  但是,作为从疫情出现开始即予以了一定关注的人来说,如果官方在初期予以足够的示警,民众有更加丰富的卫生知识,居安思危,或许现在的情况会更好。对于质疑官方隐瞒疫情的声音,有反驳称科学认识的发展有一个过程。确实如此,可越是如此,越应该保持足够的重视和警惕,铭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据此去探讨相关单位的失职行为。有人说“这场疫情就像举了个放大镜一样,善良的人是真的善良,有本事的人是真的有本事,坏的人是真的坏,蠢的人是真的蠢。”正是因为在如今这样的关头,所以这时的善良才是雪中送炭,这时的失职才是雪上加霜。当前的舆论反映的才是长期潜伏着的矛盾,民众有权知道真相,应当有也可以有自己不同的声音,才能全国上下同呼吸共命运。


    上一篇:“两警一医” 黄石一家三口都是抗疫卫士
    下一篇:人间本疾苦,我辈勿自弃。- 我想起了非典时期的那个秘密小餐厅。& 同样的瘟疫发生在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