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资讯-大国风采网
首页 |高层动态 |国内 |国际 |社会 |行业 |科学 |民声热点 |美丽中国 |评论 |廉政 |专题 |权威发布 |领导人风采

伟医鲁赫:赤脚行医五十载 见证中医神威


摘要:水敢当按 赤脚医生这一职业,现在80年代以后的人或许没有多大印象。在新中国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恰似小小浪花,仅仅留存了几十年,就悄然逝去。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虽然他...


水敢当按

  赤脚医生这一职业,现在80年代以后的人或许没有多大印象。在新中国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恰似小小浪花,仅仅留存了几十年,就悄然逝去。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虽然他们鼎盛时期也不过仅有500万人,但是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托起了新中国农村医疗卫生的一片天,无形之中给中国农村的发展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他们不计报酬,与农民同甘共苦;没有节假日,夜以继日的二十四小时服务,就是春节也不休班的服务于大众;他们的无私奉献,给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我叫伟医鲁赫,我就是当年500万赤脚医生其中之一。

  作为医疗战线的奋斗大半生的老战士,虽然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但依然在发挥余热,作为曾经的赤脚医生,回顾其中的苦乐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重视文凭”之风蔚然兴起,使我们这些无高学历的医生,在同学聚会、下班闲聊时怕提及自己的工作是赤脚医生,所以自卑的像是被别人误解成做了错事的孩子,嘴里不敢说,但心里有一百个不服气:难道我们干了三十年的医生,还不如大学里四年的学生?那时好像无学历就是无能力,那种在七十年代无偿服务百姓的自豪感荡然无存,有点活在世上无用的感觉,只能在工作中默默的无言奉献,让病患者这些“监考老师”来证明,学历与能力不是成正比的!

  今天感谢“泰山水敢当”邀请,说下压在心底多年的掏心窝子的话。

  一、我的赤脚医生之路

  我是五十年代中期出生在农村的小孩,在上小学四年级时,学校学习环境不好,甚至有个别老师不上课。回家经常跟母亲诉说,父亲知道后用温和的语气说:“学要继续上,回家看医书,布置的看书作业一定要完成!”

  小时候我既听话又爱看书,父亲的话就是最高“圣旨”。自此那以后,全部休息时间都扎进父亲及曾祖父留下的手抄本——繁体版的《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伤寒论》、《扁鹊心书》、《濒湖脉学》等书,有不识之字就查四角号码字典(现在不常用的一种字典)。

  两年后某天,一位找我父亲看病的乡邻,来四趟都未碰到我父亲,母亲就授意我给乡邻诊脉开方,吃药后,月经调好并受孕(药前结婚两年未孕),孕后特到我家报喜并表示感谢!

  一九七三年我升高中,形势变化了,由推荐改为推荐加考试。

  我考取了县高中(学制两年半),最后半年改成技能学习,我参加了“红医班”(现在叫兴趣班),边学习边去“公社医院”(镇医院)实习(学校离医院1000米)而且还是中西医统学,由于有中医基础,也记住一些重点问题,在班里无论是老师提问还是考试都名列前茅,用现在的话讲,叫“学霸”。

  毕业半年后,我在“大队”(现在称村民委员会)卫生室任赤脚医生。

  当时卫生室只有我们三个人,而全大队1800多人,这1800人就是我们所要服务的对象。

  全大队共分八个小队,我们三人也不分片区,一人一个药箱,里面装有常用的针剂,如阿托品、维生素B6、肾上腺素、安痛定、尼可刹米、百尔定等,(那时注射用青霉素根本买不到,也买不起),药箱还有镊子、剪子、小砂轮(这是个神奇的小物件,割针瓶用)、沙布、胶布、“红药水”(红汞)、听诊器、血压表,50毫升针盒内有2、5、10毫升注射器及针头、体温计。

  我们三人各自单独操作,天天在村里跑。每周去“公社卫生院”学习培训两天。授课老师是来自山东省立医院的教授,同时老师也坐诊。

  其中有个老师叫张光元,他对我很好,我学得也很用心,至今我还是用张光元老师教的心脏听诊法,平时不去医院学习的时候,我们就在村里向患者“学习”,进行医疗实践,不管是雨雪天,还是半夜三更,随叫随到,看病、发药、打针,一条龙服务。

  那时我才二十多岁,还没有结婚,晚上就住在卫生室里。说来也怪,天越冷、越是雨雪天气,晚上越有人找,有时一晚出诊三到四次,很少能睡一整晚(换到现在,这叫天天加大夜班)。由于我看病多,专门找我问诊的也多。因为年轻勤快,看病技术突飞猛进,专门找我也就更多。

  至今,当时的刘所长(卫生室所长)也承认七十年代由我承担卫生室80%的工作量。

  当时刘所长已婚且有孩子,由于是女同志,晚上不出门,还休节假日,所以当时我的工作量最大。

  我们那时候看病打针都要去患者家里,上门服务的。有特殊情况跑去“坡里”(山东土话,即田间地头)给患者打针,有时连续一周不回家,吃饭都是碰到饭点就急着吃几口就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拼命?为什么会这样无怨无悔?(水敢当按:这种精神就是中国古代医家所说的“医者父母心”。)

  当时流行打“小针”(肌肉注射),而且每日打两次,病人感冒的要跑三至五天,慢性病要跑一个月至两个月,每日一家要跑两趟,早晚各一趟,因为常年吃喝饮食不定时,失去规律,很自然造成了胃炎,经常不定时的腹痛,久而久之也养成了不抽烟、不喝酒、不喝茶、不吃糖的生活习惯,也没有其他爱好,每天就是知道为别人解除痛苦,没想自己会怎么样!

  所以,现在有人问我,你为何不抽烟不喝酒不喝茶不吃糖,是不是医生不提倡这些呀?我只是笑笑,从来不解释。

  当时无论到了哪一家,主人都是先递烟,再冲茶,后来时间一长,都熟悉了,也就不再那么客气了,都是一个村,不是老爷、大爷、哥,就是奶奶、大娘、嫂子,就像一家人一样。

  当时我年轻,心里啥也没有,就知道人家信任咱,放心大胆地让咱看病,咱一定得豁出命来,给人家看好才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的威信好像比大队书记都高,春节后都主动的请客,不是让我去就是让我妈去,推辞不了,如果不去都得罪人,真的得罪人,这个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虽然自己的确付出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很多回报,当然这个回报不是现在所讲的多少物质财富,而是一直受到百姓的好评,连续三年被评为“村先进”,年底开表彰大会,每年都上台领奖。

  至于奖品,都是锨头或镢头,虽不值钱,但心里很高兴。虽然不感觉到自己多么自豪,但是认为这样得到称赞也正常。因为这是乡亲们对我的肯定,也是乡亲们对我的心意。

  从那时起,父亲的谆谆教导时刻记心里,“时刻记住干服务工作,作风问题及经济利益问题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注意”。

  当时虽然年轻,但自己照镜子感觉自己丑,所以女人多的地方绕道走,晚上尽量少接触青年女性,那个年代没电视,媒体少,思想很单纯,就是快乐的服务者,什么都不想,可能是现代人不能理解,现在我自己也想,年轻时怎那么傻?但其实真是这样。

  二、赤脚医生的特点

  

  省钱

  当时农村实行的是合作医疗,我记得当时我们村是一年支付3元钱的医保,这3元是交到村里,再由村里拨给卫生室,因为账由所长管,具体拨多少我也不清楚(大约一年拨不到总款三分之一),看病吃药挂号费5分,无论吃贵药、便宜药都一样。

  由于亏本,导致缺医少药,没法运营,我便跟所长商议,要块地,自己种药,到药材公司购药物种子(当时药材公司有此项业务),村里分的地在偏远的岭上,水浇不上的地方,只能选适合干旱地的药材种,例如:霍香、益母草、连翘等等。

  由于浇不上水,所以只能靠天吃饭。秋后收回晒干,用铡刀铡碎,留起来备用。那时没钱进药,就在中药上打主意,我提出按“霍香正气丸”配方加工藿香正气丸,所长应允。我就带着配好的中药,到村磨坊去打碎。

  结果到了磨坊,人说只能用粉碎机不能用磨面机,还要等有加工猪饲料时加工,因为加工了中药有味,人吃不行。我说行,但是我要细箩,磨坊的人是我们卫生室的常年病号,所以他给了我很多支持。

  药材粗加工好了,箩好后,晚上我们在卫生室加工药丸。因为我从十几岁就和我父亲一起给别人加工药丸,所以制药丸对我来讲,不是什么大事,顺利加工完以后,再用塑料袋包装好备用。

  我记得,因为粉子太粗,有点难咽,好多病人反应,不好咽。虽然口感不好,但是效果很好。如果放在现在,这样加工药丸可能按制假药论处,也许早被抓起来了。但当时为了省钱,都是这样。

  当时卫生室实在太穷了,为了让百姓省钱,我把我父亲的截风绝招用上,一般六个月之前的幼儿从来不用药,六岁以下也尽量不用药,能扎针的用针出血,疗效快,还无副作用。

  用三棱针针刺手纹出血都能立即见效,现在在临床经常使用此法,效果明显。

  另外看到《赤脚医生杂志》有很多妙方,用橡皮膏贴穴位治感冒发热、咳嗽、腹疼、头疼、眩晕、高血压和小儿胃肠不好,效果好还花钱少。最近听说济南有家这样治病的,贴一贴要二三十元,那时贴多少也不要钱,就是五分挂号费。

  再就是小儿泻肚子,用米壳3g、茶叶一搓、红糖一勺,煮水服,另方,小米油适量,加适量蜂蜜混合服,效果佳。

  还有用灶心土(伏龙肝)治呕吐,特效。无花果叶治咳嗽,孩儿茶治鼻炎,鸡内金与枳实治胃溃疡。

  以上简单方子我父亲留下近八百个之多,但不是同样的病用同样的方子,一定要辨证。辨证施治,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非常重要。

  

  服务好

  现在看病都是我们患者去找医生,但是那时是医生找患者。

  那时患者第一次看病后,医生就天天往患者家里跑,不管跑多少趟,治愈才算完事。有时因为病人多,打针轮到最后一家已10点多了,病人都睡了,还要去叫一声,好了就不打了,不好就叫起来再打一针。就这件事引起很多村民的称赞,有的说人品好,有的说医德好,有的说诚实......其实怕给患者耽误病。

  我那时年轻,有闯劲,心细,记忆力好,不用笔记,每天早上醒来考虑先去谁家,最后到谁家,别走了弯路,或多跑路。

  有时候,虽然计算的很好,但也有半路上回卫生室取药的情况。当时不叫事,多跑路是家常便饭。

  那时在卫生室工作没有一分钱的工资,主要就是挣工分,通过挣工分来换钱。但是我从来没去村会计处查过分数,当时十分工5分钱,有时多也不到一角,现在想想每月为那一元五角钱,这样跑,可能吗?也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想过钱的事,你说是不是有点傻?

  不过想起解放战争时期,老百姓去跟着共产党打天下有几个想能挣多少钱的?有时还会丧命,我这个再不好也丧不了命。

  现在回想,幸亏年轻付出了那样多,老年来儿孙满堂很幸福,也是福报!

  现在春节回家,却仍然看病的不断,没时间窜门聊天,我现在定居济南,仍有很多村民不畏二百多公里到济南找上门。

  一九七六年,我治好了一位十五岁小姑娘的脑膜炎后遗症,不定期头疼,用针灸的方法,每天半小时,风雨无阻,坚持6个月,彻底治愈!

  后来两个神经性头痛女孩用同样方法治疗三个月,治愈,其父母下跪感谢!我连忙阻止,但心里很高兴。

  他们给我的钱,我一分也没收,因为咱觉得又不是用药,没有成本,不好意思要钱。

  像这种无偿服务太多太多,我有时候想,多亏了患者的配合,成全了我的技术。后来不光村里,邻村也有找上门的,服务患者更广了,越来越忙。

  他们有的叫我神医,我说使不得,我就这么大本事,治好了不要感谢我,是我们配合的好;治不好,也没办法,我们共同努力了,不遗憾。

  

  对医学精益求精,刻苦钻研

  我在从事赤脚医生期间,十分好学,主要就是千方百计的寻找书籍(医书),(那时根本买不到医书)我父亲只要找到,省吃俭用也要拿回家。

  由于我天天白天出诊,晚上没事就看医书,然后白天再进行临床验证,慢慢地,我的医术有了很多长进。治好了很多我自己也想不到治好的病。

  有一天,邻村的老张叔来求我,说他妈73岁了,自从他爸去世后天天哭,有人哭,没人也哭,已经哭了3年,亲戚朋友都劝过了没用,他听别人推荐,就用小推车推着老人来找我看病,一见面老太太就撇嘴,“这不是个小青年吗?我还以为是老中医来!”

  我出来一口一个奶奶喊着,然后把她请到屋里,看她满脸红光,身高有一米六五,稍胖,精神尚佳。给她诊脉,心脾脉浮深按有气郁脉,肝脉沉郁,舌质稍降红,苔稍黄薄,吃饭尚可,睡觉梦多,时有胸闷,心慌。说话不到两句就掉泪哭泣,当时我说,没大问题,就是有点心肌缺血,肝气不舒,时间太久了,吃点药就好了,给他开了3副舒肝理气汤加活血药。

  我和她儿子说,“你出去一会我和奶奶说个事”,她儿子到外边院子里,我给她讲了一个3年前发生在我们村的一个事情,当时她一拍桌子,吓了我一跳,“这三年没有跟我这么说的,真丢死人了”,包了3付药送走她,她儿子说,吃完了我再来包,我还没回话,老太太说“三副就好了,不用包了”。三天后她儿子又来,进门伸出大拇指说,“太神了,当天晚上就不哭了这两天再没哭,不但不哭还见人就笑,真佩服你,真神。”(水敢当按:华佗巧治太守心病——有一郡守病,延华佗治。佗视病,以为其人盛怒则廖,乃多受其直而不加治。无何弃去,且留书骂之。郡守果大怒,令人追杀佗,郡守子知佗意,属使勿逐,守不得佗,嗔恚至极,吐黑血数升,病遂愈。此医案与华佗治心病类似,妙不可言!)

  在我们村有五个常年哮喘的病人,一个十八岁男孩,一个二十二岁姑娘,一个二十七八岁姑娘,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男性,两个年轻的治愈了,三个稍大的没治好,那时用普鲁本辛1片(治腹痛的药,好多年不见此药),另加扑尔敏两片,加中药清肺化痰汤坚持服两个月,年龄大的没治好,年轻的治好四十多年没复发。

  三、临床中医治病四大要素

  我在临床上用中医治病的四大要素,是我父亲常用的两条另加我总结两条。

  

  改变患者的心理,让患者有个全新的心理环境,对待自己的病症

  具体做法是,先弄清楚病人的心理与想法,再把书本上的理论用通俗的语言或举例解释给病人听。

  例如:脑中风的发生的根本原因,农村人经常浇地知道,城里人就不能这样解释,浇地时水快到地头了,但是还有二三米没水了,这二三米的庄稼就干死了,这就是脑缺血,是什么原因呢?

  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种原因是抽水机没油了或出了故障,第二个原因是庄稼地里不通畅,有树枝,杂草或其他阻碍水的流动造成的,要想解决此问题,必须清除地里的杂物,再看看机器是不是正常运转,水管是不是出水正常。

  让病人懂得生病的原理,在病理上虽然不是很准确,但在病人心里很明白,在疗效上能加快速度。

  再一个重要的事,就是要善于解决病人心头上的疙瘩。

  在九十年代末,在医院上班时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来找我看病,我给她诊脉后说,没大问题,记住少生气,吃点药就好了。

  她说:“没法少生气!”

  我说:“记住三个少一个多就行,少管,少想,少说,多喝白开水。”她说:“我和你说实话吧,我与我爱人结婚二十四年,打了二十三年,天天吵架,他能用啥打就用啥打我,过够了,等女儿结婚后,就离婚算了!”

  她解释说:“结婚前,我爱人在煤矿上班,在女儿四个月时因煤矿事故造成高位截瘫,一直坐轮椅,给他花一万多买上电脑,在家打游戏玩,我下地干活,累死也要做饭烧水洗衣服,他还动不动不打就骂,太不公道了!”

  “噢,是这样,你不就是感觉太不公平吗?你知道为什么不公平吗?”要从自身找原因,于是我给她打了一比方,真人真事的实例。她楞了半天,忽然茅塞顿开,双眼发光,眼泪突然流了出来,连声说,“谢谢,谢谢你的提醒!”

  我说:“不用吃药,回去好好想想吧。”

  一个月后她推着她爱人来到医院来看我,她爱人非要来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一下子改变了他爱人。她来告诉我:“回家后我就抱住我爱人哭了起来,他也哭,我也哭,哭了够一个小时吧。以前我干活回家看见他看电脑我就来气,从那以后我回家看见他弓腰爬在桌上看电脑我就想掉泪,看见那轮椅的轮子,泪水也自然流出,他见我掉泪,他也止不住流泪,这一个多月天天如此,泪都哭干了,太感谢你了,若早几年找到你,该有多好啊!想想这二十多年过的什么日子,每天早晨中午晚上有说不完的话”。她爱人接着说:“现在别说吵嘴,声大了怕吓着她,太谢谢你了。”

  同时送上锦旗一面,上面写的是:

  “夫妻吵闹二十载,名医一朝把怨解。”

  

  改变生活习惯

  在平常的工作生活中,生病造成的因素主要是外因与内因。外因即:风、寒、暑、湿、燥、火;内因即:喜、怒、忧、思、悲、恐、惊。

  单说内因,世上有四种人,有糊涂人、聪明人、精明人、明白人。

  糊涂人和明白人少之又少,大部分是精明人和聪明人,农村每个家族中总有一两个“精明人”。谁家打架、红白事(结婚和丧事)、村有事都找他们。这种“精明人”寿限都不很长,约七十多岁就去世,超八十岁之人少,为什么呢?

  因为人是有情感的动物,在给别人处理问题时,必然会自损心智(生气着急)导致疾病的产生,而在他人面前永远保持健康向上的态度,无法排出,就此埋下了祸根,黄帝内经也讲“无恚嗔(hui chen)之心”!那些活到八九十岁的人都是“没心没肺”、大事不管、小事不问、“没本事”的人。

  所以要想有个好身体,三少一多(少想、少说、少管、多喝白开水)最重要,饮食上要忌烟、限酒、少盐、少油、少糖,年龄大了要少粘、少硬、少凉。远离负能量环境,多接触正能量环境,以此至天年!(水敢当按:精明人的问题其实就是损伤了心神。伤神损寿,养神长生。道家讲,虚心实腹,用心若镜,心静犹明,这些都是关于养神的。)

  

  改变运动习惯

  活动的意思,就是想活就要动。每天的活动量,稍有微汗最好,在家里可以练太极、八段锦、张嘴握拳、咬牙瞪眼、单腿独立、跑步登山、六十岁以上的可以散步,每天四十分钟至一个小时的有氧运动,对病的康复有利,无病的还养生,何乐而不为呢?(水敢当按:揉法四种,大家可以看看。)

  

  辨证施治

  在中药辨证施治的过程中,要先做好以上三条,效果就快多了。

  记得1998年有一特殊病人,是位物理老师,年龄四十九岁,因腹泻二十多年没治好,此人面色昏暗,头发稀疏无光,身高约1.6米,走路摇头晃脑,听别人推荐来找我,诊脉后我询问:“这么多年都是怎么治的?”

  遂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北京301医院的隋博导,山东省立医院的陈博士,省中医刘博导,齐鲁医院的郑研究员,中药吃了几大车,西药吃了几大筐,天天在网上寻名医探神医,内经我也背了差不多了,伤寒论也通读过,都说是脾虚,就是不管用。”

  我说:“你一个教师,读这么多医书干什么呀?你不知道思虑伤牌吗?”

  “这些我都知道。”

  “你知道还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你如果想治好你的病,必须听话。”

  他说:“听话就行?”

  “对,第一、不再查阅有关医学资料;第二、不再全国跑着看你的病;第三、只吃我给开的中药,任何其他药不吃;第四、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承认我能给你治好;第五、忘掉自己的病,不问,不想,不急。”

  四君子汤加收敛药,共计八味药,两周后显著减轻了,他说:“谢谢你了!”“不用谢我,是你少为你的病操心就好了,是你自己治好了你的病。”他这才相信了思虑伤脾的道理。(水敢当按:《灵枢-本神》说:“因志而存变谓之思”。思,虽为脾之志,但与心主神明有关,因为“心为脏腑之主,而总统魂魄,并该意志,故忧动于心则肺应,思动于心则脾应,怒动于心则肝应,恐动于心则肾应,此所以五志唯心所使也。”正常的思考问题,对机体的生理活动并无不良的影响,但在思虑过度,所思不遂等情况下,就能影响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其中最主要的是影响气的正常运行,导致气滞和气结,所以《素问-举痛论》说:“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 )

 

  四、具体医案

  1、神经性皮炎:赵XX,女,年31岁,由于耳后左右两侧有小指甲大小的皮损,很少的皮屑,全身无(自叙),自述夜痒重,白天轻,已经有年余。表情愁容,面黄,睡眠差,多梦,饮食差,心脾脉弱,肝脉郁结,舌质稍红,苔白。诊断,心脾两虚,肝气不舒。现代医学称神经性皮炎。当时嘱:放下心中的烦恼,少想不幸的境遇,忌辣,鱼,虾,肉,拿起桌上的二张大众日报报纸给她回家烧出报纸油,涂抹在患处,每天两次,两周后来说,用了一周就好了。我说,你如果再胡思乱想,还会复发。(水敢当按:这个报纸油,真是奇妙。)

  2、皮肤病:张XX,年48岁,男,左小腿痒两年余来诊。患者因在两年前在田地里锄草,让不知啥虫咬后,局部,红肿痒了一周多就好了,一个月后又痒,逐渐加重,开始面积小有指头大,没在意,从上个月面积扩大,痒的厉害,用什么办法,也不止痒。观察局部有手掌大小皮损,皮屑较多,没有皮屑的地方泛红,嘱:忌口辣,鱼虾,肉。用65度白酒半斤泡独头蒜一头,泡二十天后再用酒涂擦患处,一个月后见他时他说见轻了,也不那么痒了。(水敢当按:高度白酒泡独头蒜,这个方子常见。饮食禁忌其实也非常重要。)

  3、失眠:刘XX,男,年59岁,失眠多年来诊。也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睡觉不死,中间易醒,一夜只睡3一4个小时,很痛苦。平常常用谷维素,维生素B1,三溴片,有时好点,多年未愈。饮食可,精神尚可,心脾两脉弱,双肾脉不足,舌质稍红,苔薄白。诊断:心脾肾三虚。嘱回家买一斤醋,泡上生鸡蛋五个,每天吃鸡蛋一个,奇怪不,吃了不到十个鸡蛋,彻底治愈。

  4、骨刺:邻居王老爷七十四,双膝关节疼。其大儿子在城里工作,在县医院拍片证实,双侧膝关节退行性病变,骨刺形成,但没办法,回家求治。陈醋一斤浸泡小号钢针两包,或者大号钢针一包,二十天后用醋涂抹患处,每日二次,涂抹五天轻了,十五天后不疼了。(水敢当:钢针还有如此妙用,真是奇妙!铁遇到酸,肯定会生成二价还原化合物,难道是这个化合物的作用?用西方的理论的确不好解释!)

  5、耳鸣:邻居毕姓老奶奶,八十多岁,见面就说,“你们这些医生也不给我治治,这耳朵整天响,黑白的响,真烦人,还不如早早的死了算了。”我说,“你家的俺大老爷不也是医生,(她大儿子从部队卫生员转业在公社卫生院干防疫)怎么不找他给你治呢?”她说:“我说他不听,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有一期杂志登的偏方,回家我跟她说了,大粒盐炒热,装布袋晚上枕着睡觉,不知她怎么弄的,十天后她见了我说,“那东西还管用,轻了”。我说见轻就继续用吧。(水敢当按:大粒盐炒热,还有如此妙用!?要知道,耳鸣,在现在的医院,属绝症,没有有效疗法。)

  6、更年期:我们村的卫生室在南头大队部院内,卫生室后边的毕叔的妻子,五十岁,说她经常背热,出汗,心烦,易怒。她孩子多,经常拿孩子出气,一听就是内分泌紊乱。我说:“毕叔不是在医院烧锅炉吗?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她说“这点小病还去医院吗?”三周后她去卫生室找我,说:“医院看了说是更年期,开了十天的药,吃了啥也没管用,都说你很神,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不行你弄点桃仁吃,一天吃三到五粒,试试。”那时正好桃成熟季节,吃了十天,她高兴的到卫生室告诉我:“真管用,轻多了,怪不得别人都说你能行,俺娘家庄里都知道你很神。”(她娘家离我村三华里,而且有个大集,我村村民大部分都去那里赶集,5天一个集。)(水敢当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7、水土不服:我村有个嫁到武汉的女孩带着一岁半的小孩回娘家,不长时间小孩腹泻,到医院住两天就好,回家又泻,三番五次的住院,最后一个晚上没办法找到我。我看了小孩精神很好,才一岁多点,脸上稍瘦,营养尚可,我说你回去找点酸石榴皮,压出汁浸在纸上,贴在肚脐上。两天后他小舅下地干活正好在街上碰到我,我说,你外甥好了没,他说,“好了,我娘说下午来找你,问一下还用吗?”我说好了就不用了。

  8、冠心病:那个时候,冠心病很少,也不是查不出来,有冠心病症状的就少。就像糖尿病,全村1800口人没有一个糖尿病人,九十年代我们那个单元十户人家,光糖尿病人就有八人。我村的杜ⅩX,男,39岁,他是在煤矿上干行政的干部,休班回家就去卫生室啦呱,他经常说他的病。胸闷,心慌,晚上经常憋醒了,到他职工医院看看就说是冠心病,常年吃潘生丁,冠心苏合丸,也没有明显的改善。他自己经常说,“我这病老不成好老头的。”在一期特刋《赤脚医生杂志》上看到一食疗方,瘦猪肉一两,黑木耳(干的)一钱,生姜6片,大枣6枚,两碗水煎成一碗,早晚各半碗服。给他说了,他回去按此方服用四十五天,从那以后逐渐的减轻。后来什么药也不用了,到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打听住在村里的弟弟说还健在。

  9、便秘:我家的邻居,男,28岁,有一次到卫生室找我,说:“我便秘多年,吃点药就好,不吃又那样,一周都不解,每次解大便很害怕,特别痛苦,从小就不通畅。”因为邻居,他经常来拿酚酞片,但是他没细说。我说你到集上买一斤蜂蜜(那时没有假蜂蜜),每天早空腹一勺蜂蜜加一小摄盐浸入一碗水,光觉着甜不能觉着咸,坚持喝。十天后他来说,“喝了五天了,好了,还喝吗?”我说把一斤蜂蜜都喝完。去年他领着女儿来看病,我问他,你那年的病后来又犯过吗?他说“很奇怪。打那以后,从来没犯过,四角五分钱治好了多年的顽疾。”

  10、哑嗓子(失音):我村的一位少妇,他对象因慢肝(后来转肝硬化)而去世。由于哭的厉害,心急,过悲,造成了失音,因为和别人说话必须靠近别人的耳朵才行。她很漂亮,又是一位寡妇,很长一段时间自己也感觉不好意思。在我给别人打针的路上截住我问,我才知道,我说你中午去卫生室吧。到了中午她去了,给他剪了几块伤湿止痛膏,贴在天突穴,大椎穴,扶突穴。嘱:别着急,少说话,忌辣酸。二天后再来贴,已经轻多了,又贴了两天,再来时,已康复,不用贴了。她千恩万谢,说:“若要早知道这么简单,早找你了,就考虑等几天能好,没想到耽误了一个月。”

  那时治病能不用药就不用药,每月一期《赤脚医生杂志》上很多验方。基本上是不花钱的偏方,还有我父亲给的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常见病验方研究参考资料》及我父亲经验过的验方大全。

  这些方都是七十年代用过很好的单方,看见方子就能想起当时用方的人,不是那么全面,只是零散的回忆。太多了就写到这里吧。拿出记录的验方想起七八十年代快乐心情。年轻真好!

  这是我五十多年来的一小部分治病心得,水平有限,不是那么全面,很通俗,像聊家常一样,经历多了想说的也多,想起年轻时做赤脚医生时期的事太多了,时时想倾诉,但是茶壶里煮饺子——心里有而嘴里倒不出来。有很多不足,还望指正!


    上一篇:一台电视见证父女情 战“疫”护士终于梦圆
    下一篇:范景刚:打赢一场战胜美帝霸权主义的人民战争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如发现有文章因版权或其它问题确实侵犯了您的合法利益,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于24小时内予以删除,联系邮箱:2496363099@qq.com.------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