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 |明清 |民国 |党史 |文革 |一战 |二战 |抗日 |阅读中国 |文化广角 |名人 |宗教信仰 |战例

生命科学家黄力夫:伟大的创造


黄力夫教授怎么信了基督?

来源:转载自金灯台  
                                      
一.顽梗老我狂傲不信
  我生长在天主教家庭,家母及家姊均是虔诚教徒。小时候,我很调皮,每逢主日,常跟随她们去教堂,看到教徒排队到前面跪下领圣餐,神父在他们面前划个十字,就送他们一块饼吃,令我心生羡慕,垂涎三尺。高中二年级时,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就跟他们跪在前面,领到一块饼吃。事后被家母发现,她忧心忡忡,气急败坏,认为我犯了大罪,不可饶恕。小时候,我也常跟神父学英文,对于耶稣被神差来,为我们的罪钉十字架的故事耳熟能详。可是,这些道理从来没有在我心中生根过,我不相信有神,而且,我自认为不需要神。
  一九六九年,我赴美求学,渐渐地与查经班接触。结婚时,我太太已经是基督徒,婚礼由一位卫理公会的牧师主持。那位牧师大概觉得我不相信神,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在结婚前一天,把我重重地训了一顿。当时我并没有发怒,心想结婚要紧,小不忍则乱大谋,尤其是我们结婚日期是一月一日,到处找不到牧师,只有这位牧师愿意牺牲假期帮忙证婚。所以,我压抑住内心愤怒,不敢得罪他。我虽然与基督徒结婚,但我始终是个无神论者,在美国前后共十五年中,我陪太太上教堂或查经班,听了许多福音,这些福音犹如耳边风,不曾对我起过任何大作用。
  我不认为宇宙间有神,我觉得支配宇宙及生命的现象不外是几个物理及化学的定理。我是学科学的,对于这些定理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我认为一切生命现象都是从无生物变为有生物,从最低等的生命,渐渐进化成高等的生命,最后才产生人。所以,根本不需要一个神来创造人。我始终认为“神创造人”这件事是不可信的。由于我专攻生物物理及化学,对于所有生命现象都试图用物理及化学的方式来作解释。我有一个很大的野心,我觉得解释生命还不够,有一天,我会创造生命。我自认为自己很不错,在事业上也小有成就,我相信将来创造生命的是我,不是神。我有这样的抱负及野心,所以,我不需要神。
  对于我这样一个执着的无神论者,教会中许多弟兄都想向我传福音。犹记得我刚到本地(田纳西州诺城)不久,有一位兄弟曾向我传福音,谈了一个多小时,两人辩得口乾舌燥,最后我告诉他,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向谁传福音,好像是我在向他传讲我的科学信仰一样。我极力坚持我的论调,信心一点不受动摇。后来,另一位弟兄也曾到我家中,我坦白跟他说,我不需要神,这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被物理及化学的定理支配,干嘛还需要一个神呢?我暗想只有软弱无助的人才需要神,一般人只要自己站稳脚跟,妥善安排生活,为何还需要依靠一个未可知的神呢?我认为信仰只是心理作用而已,神是不存在的。我经常与人这样辩论。
  这些心理状态就像一个圈子一样,把我套住,自己居在其中,得意洋洋,我坚信只要靠自己就可完成一切事情,我根本不需要神,这就是我的老我。
二.心渐谦卑眼渐明亮
  神对于我这样一个自负的科学家,还是有祂的办法。神藉着几件事情,让我看清自己的面貌,并且看到基督徒的好榜样。神的爱大大的感召我,使我眼睛愈来愈明亮,心灵也渐渐清明,常受圣灵的感动,那顽固的老我也逐渐被感化。 
  一九八三年,王峙老牧师到我们这儿传道。会中他讲到进化论的问题,提到许多人说人是猴子变作的?请问在座谁是猴子变的?谁的父亲是猴子变的请举手。我当时心中暗笑这位老牧师根本不懂进化论,进化论并没有告诉我们人是猴子变的,我实在颇想站起来与他争辩,但尊敬他是老先生,也就作罢。讲完道后,不料他坐在我身旁,与我谈天并问我一些问题,他问我是不是基督徒,我说不是。他又问我,为什么不信主,我回答他,因为我心中没有什么感动。他紧接着再问我是不是学生,我说我是在大学教书的,他老先生听了之后,用责备的口吻对我说:“喔!你是大学教授!你了不起啊!你心里面骄傲啊!”这句话宛如当头棒喝,令我如坐针毡,愤怒填膺。不过,看到他的满头白发,也只好忍气吞声,不便顶嘴。这件事一直存在我心中。我事后反省,才发现这位老牧师言之有理,我这个人的确很骄傲。不是说我不相信神而自觉骄傲,而是我回想日常生活中,在实验室里,我对学生的态度等等,我是表现得太骄傲。老牧师的话真是一针见血,使我受到很大的冲击。我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太过骄傲,雄心勃勃想要创造生命;反而使我眼睛受蒙蔽看不见真理,完全陶醉在自我的小圈圈中,而不自觉?我不是应该把从小听到的福音,仔细地想一想?以前我参加查经班都只是陪太太去,从没有专心听过,自从那次以后,我告诉自己要安静谦卑好好研究圣经上的道理,这是我第一个转变。 
  第二个转变是我渐渐发现许多基督徒都具有很伟大崇高的人格。尤其是伟大的传教士,不顾一切为了他们的神牺牲奉献,实在很令人钦佩。我常在想,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他们这样做?这其中一定有很大的奥秘存在。我个人曾经到过中国大陆两次,看到中国大陆人民把**当作神一样来敬拜,可是,**之后,**完全失败,好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一般。而基督教的神到底有什么魔力,使几千年来无以数计的信徒为祂牺牲奉献甘之如饴?这真叫我百思莫解。我想这里面一定有很奇妙的精神力量,这也使我开始注意到信仰对信徒生活的影响。
  而在平日生活当中,我看到许多基督徒的好榜样,例如当时由台来美访问的蔡茂堂医生,他就是个了不起的基督徒。若跟他比较,我想我可以牺牲很多的金钱,金钱对我来说不是顶重要,若我太看重它,我今天就不会到田纳西大学来教书,我应该到工厂赚大钱。而我之所以选择教书,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兴趣,追求本身对研究的兴趣及抱负。我想蔡医生也是同样的情形,他所学的精神科在医学院中算是最冷门的,他这样抉择一定有他的抱负。他曾在台大医院当住院医生及主治医师,成就很好。但是,神感召他到台湾屏东乡下恒春基督教医院去,他不顾恒春风沙大环境差,愿意完全顺服神,放下一切到恒春服事,他这样做实令我十分感动。是什么力量使他心甘情愿这样做?我自问:如果是我,有人要我放弃我的研究到乡下教小学,我做得到吗?绝对做不到。
  蔡医生的见证带给我很大的激励,我也逐渐在思想一些问题。而当我对进化论更进一步的深思之后,我推敲进化论的意义,发现它只不过是表示一个进化现象的程序,进化论本身完全没有告诉我们生命的起源是什么。它只是假设生命已经开始以后,生命怎样变得愈来愈高级,如此而已。而当我愈研究,愈发现这宇宙间的确存在一个伟大的力量,这力量创造宇宙中许多东西,当时我还不敢确定祂会创造人。
  这事之后,我逐渐喜爱参加查经班,有浓厚兴趣研究圣经,并喜欢观察分析基督徒的行为。发现基督徒具有比一般人还高超的人格,我很喜欢跟他们做朋友。除了参加查经班之外,我也参加附近美国教会的主日崇拜,我非常喜爱牧师的证道,他每次讲完道都会呼召,要我们到台前。好几次我很受感动,想冲下去,可是,我的理智马上提醒我,“不要这样做”。那种感动就如同看一场很感人的电影,令人身历其境一般,电影结束,曲终人散,感动也渐消失殆尽,又回到老我的境地。我经历过多次的感动之后,大概在半年前,有一天半夜醒来,心神不安,感觉内心有一股大力量在叫我,使我感动得涕泪纵横,没多久,我那刚硬的自我,又在作崇,叫我不可轻易动心,所以,天亮之后,我就把它忘掉了。类似这种现象发生过许多次,我的老我在心中非常担忧,恐怕有一天我会被征服,成为基督徒。
三.屡次挣扎终弃老我
  蔡医生的人格深深地吸引着我,他来讲道那个主日,我特别邀请他及另一位弟兄到我家谈天,他具有锐利的观察力,了解我的情况后,他形容我是被包在一个壳子里面,但这壳子愈来愈薄了。他问我既然多次受圣灵感动,为何不乾脆一点打破壳出来呢?他说:“你这人恐怕需要受一点折磨才会相信神”。我听了他的话心中一方面感觉很不好,另方面受到很大的震憾。多年来我心中所想的都被他一言道破,不过我还是爱面子,垂死挣扎绝不妥协,直至深夜十二点。蔡医生建议我,既然多次受感动,不妨尝试祷告看看。我表示我不会祷告,不过我很愿意试试。当夜,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眠,我就尝试向神耶和华祷告。
  次日清晨,蔡医生知道我祷告的事,心中很高兴。饭后,他特别邀请我祷告,他祷告一句我跟着祷告一句。祷告之后,非常奇妙,我的心就像沸水般地翻腾,热泪潸潸而下,泣不成声。我们全家人看到这情景,都感动地哭了,连奶奶也哭了。
  蔡医生和我告别之后,我开车去上班,说也奇怪,整个上午我心变得忐忑不安,甚至还与同事大吵一架。我真是纳闷,为何我求主耶稣进入我心,会令我心神不宁。我反覆思索,到下班前才恍然大悟。因为我自尊心太强,自觉无所不能,而现在这个自我已被一股更强的力量击倒了,老我彻底失败,发出最后的叹息及呻吟的缘故!两天后,我曾与动物系一位韩国教授讨论进化论的问题,他是虔诚基督教徒,他的研究工作是有关进化论,给我很多深刻及完满的答覆,使我心中更加清楚及踏实,但因限于篇幅,不在此多述,若有朋友有兴趣,可跟我联络,我很乐意跟大家谈。
四.决心受浸生命更新
  神的爱是何等地长阔高深,无法测度,祂实在是一位具有丰盛慈爱及恩典的主,祂从不对我们失望,祂一次次地赐给我机会,并饶恕我无知的过去,当我愿意放弃骄傲的老我,回到祂怀抱时,祂对我说:“我爱你。”自从我信仰神、追求基督耶稣以后,我心中充满平安喜乐,我很高兴我终于接受了拯救的真理,这对我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事,我真是满怀感恩,因此,我在那个礼拜四就决心受浸归入主耶稣基督的名下。我的生活充满欢乐,我的生命也从在那时候重新开始。


--------------------------------------------------------------------------------

注:黄力夫教授毕业于台湾大学,1969年赴美留学,获密西根州立大学博士学位。曾在田纳西大学,匹兹堡大学任教。现为北卡大学药学院分子药剂系主任,专攻非病毒性的基因治疗。黄教授曾发表400多篇论文,20个专利,并获得Bangham终身成就奖,并曾开创4个生物工程公司。黄力夫教授自1984年信主后,就常在各教会及营会中分享主的话语。


    上一篇:钱曜诚牧师加尔文基督教要义课程系列讲道
    下一篇:生命的蜕变~黄力夫长老~硅谷基督徒聚会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编辑联系QQ:3128640874------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