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 |明清 |民国 |党史 |文革 |一战 |二战 |抗日 |阅读中国 |文化广角 |名人 |宗教信仰 |战例

基督徒梁长福弟兄肺癌晚期得医治见证


引言:前不久,在一个微信群里听到一个弟兄所做的见证,深受感动,特将语音及根据语音整理的文字分别放置在下面,欢迎弟兄姐妹互相分享。

原语音部分,点击可直接播放,或者右键点击另存下载:基督徒梁长福弟兄肺癌晚期得医治见证


图片来自网络

下面为根据语音整理出的文字部分:
亲爱的家人,主内平安。今天我为大家做一个神荣耀的见证,把我这七个月来所经历的,神在我身上所发生的都要见证出来。
 
我从去年腊月十七, 所检查出来的是肺癌的晚期。当我去医院,我走过的医院有医大一(哈尔滨医大一院)、医大二(哈尔滨医大一院)、肿瘤、武警还有北京协和医院,他们所确诊的都是肺癌晚期。
 
当我面对这种疾病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真是欲哭无泪呀,那时候我也没有绝望,真的,就是上帝给了我一种恩典,有信心。如果不是上帝给我的信心,我们人真的吓都得吓死。当我儿子哭的时候,我也掉眼泪来,那时候。
 
但是,当我掉眼泪的时候,神给了我一句话,说的,生命在我,复活也在我。我一想,我的生命不是在主的手里吗,生死祸福不由我们的神在掌管吗?我哭什么呀,但是,从那天开始我一个眼泪都没有。只有上教会的时候,我们唱诗歌的时候,每一首诗歌才能打动我的心,我才能流出感恩的泪。在这七个月当中,我一直在坚持着早祷、晚祷、聚会。
 
我从来没有,在几个月当中,无论怎么样的折磨我,我没有说埋怨呐,埋怨上帝呀,我只是相信上帝有大能。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神,因为我们所经历的经文不说吗?神不在告诉我们吗?大水泛滥,耶和华神坐着为王。
 
我头年儿检查出来以后,我在家就是每一天我就是经受了病痛的折磨吧,哎呀,每一天真是痛苦难熬,真是痛苦难熬,也有很多弟兄姊妹来我家为我祈祷,为我祷告,他们也是出于上帝的爱。
 
当我就是病到两个月以后,我就没精力吐。吐来吐去,就开始吐血,吐了两三回血。当我吐血的时候,有个姊妹到我家来就说,这不完了吗,都吐血了,那时我就相信,我说神呐,我说我吐这点血都是无所谓的。当你耶稣基督为我钉十字架的那一刻,主,你的宝血是一滴一滴流淌出来的,一直流了六个多小时。我就想到,我吐这点血算个什么呀,神还要我,并且是几口就吐出来,没有遭那么大的折磨。
 
我真的感谢上帝,在我病的期间保守和看顾着我。这会儿一来二去就吐血,以后我的嗓子就是说不来话了,那时,说不出来话,我上教会的时候啊,弟兄姊妹赞美的时候,我就很着急,后来我就心里在默默的祈祷,我说神呐,我说,你说凡有气息的都要歌颂赞美你,主啊,你说我赞美不出来,我这嗓子就哑这样的,神呐,我就相信你能医治我的嗓子,你必须得让我赞美出来。后来都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的嗓子才能发出音来,开始说话了。
 
就是嗓子就特别的哑,很难受,很难受的,感谢神吧,这也是神的恩典与眷顾。后期嗓子哑的不行了。完了就是胸前,就是每一天都闷得涨的可难受了,就是饭也吃不下去,有时候甚至两三天了,吃那么一丁丁点的饭。这会儿,没有办法就得去医院了,我又去医院去检查。当我去医院检查的时候,那个,就是那个张大夫,就是医大二院的张大夫就给我看病了,他说我“你再有一个半月就够你熬得的了”,他说,如果“你心态不好,你早就完了”。我说“不是说我心态好,我所信的神好,他在保守着我”。
 
我们无论走到哪里呀,我们首先要高举耶稣基督啊,弟兄姊妹,无论我们经历疾病与痛苦的时候,我们要把我们所信的神高举起来,因为上帝有大能。
 
当我从医院回来以后啊。我妻子啊,还有我的所有的亲属,他们看到我都哭了,都说,这个人不完了吗。后期就把我疼的呀,我所买那个药吃的是曲马多,给我疼的没招了,就得吃曲马多,吃曲马多的时候。一开始,我吃的是两片,最后会儿到3片,3片到4片,到5片。就是都不当事儿了,吃那个止痛药曲马多都不当事儿了,后期实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完了你也躺不下,只能后面搁一堆、搁一堆摞被,前面摞点被,我就在中间,完了合适往后仰,合适往前趴。
 
我每一天晚上我也睡不着觉,但是我特别的感谢我的上帝,在我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神能让我静下心来读圣经,我真的感谢上帝呀,在我睡不着觉的时候啊,我就跟神说呀,我说神呐,我说我感谢你,如果你不把这场疾病加到我身上,我就是每一天,我就是用我这两个手去抓世界,去拼搏。神呐,今天你能把这个病加到我身上,我当向你献上感恩。
 
能够让我静下心来,每天晚上啊看圣经。真的,睡不着的时候只能看圣经。因为当我看圣经的时候啊,我就知道,因为神的话就是我心里的力量,他就是我的安慰也是我一生的避难所。我们知道,我们所信的神,他是又真又活的神,真是神的恩典,真是够我们用。哎呀,每一天晚上我就看圣经,最多的时候啊,我都看了一百多篇诗篇,最后看到诗篇的时候,我连诗篇带以赛亚书,诗篇、以赛亚、箴言啥的,我就是一宿就能看到这么多,我真的很感恩神,特别感谢神,因为神在我病历当中,在我有病的期间,让我激励,积蓄神的话语。
 
如果没有病啊,真的,就是拼搏干活,看圣经的时间真是太少太少了。所以说,我得了这场病,我也当感恩上帝,能让我聚会,让我,就是在最煎熬的时候,走路都没有劲儿的时候,我也要坚持去聚会,那个时候,我就想到,我说神呐,只要我有一口气息。能走我就走到教会去,我必须往神的家里,往神的跟前靠啊,咱们那时候是无依无靠了,真的无依无靠了。哎呀,治病啊,你说花了不少的钱,再说,家里以前的生活就不那么富裕。
 
所以说,哎呀,神就让我靠着他,就是靠着神啊,一点点的熬过来,熬过来以后,等后期,一点点的又发展,我就是,实在实在是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只能,就是说每一天,我就在祈祷当中度过。
 
我就在祷告,我说神呐,我说,因为你造我的时候是按照你上帝的形象所造啊,神呐,我知道你造我的时候,你的形象是啥呀,神的形象本是荣耀与光辉呀,今天你造了我们在这个世界当中,神呐,我们要荣耀主的名啊,主啊,我就相信你没有病,我就没有病,你不长癌,我就不长癌。神呐,即使这个病在我的身上,主啊,你都能够给我医治,因为你是医治的神啊,你是耶和华拉法的神。
 
我就祈祷上帝,但是我从来没有埋怨,我也没有说,主啊,我为什么信你了,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上帝,真是,这也是神对我的爱,神给我的爱,神保守我,没让我去埋怨他,如果不是神的保守,我们真的就得埋怨上帝。
 
今天,我们要知道我们所信的神,真的就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秒都在保守着我们。后期,我又熬了得有将近五个月的时候,我又有点儿受不了了,就是疼痛,特别难忍,没招了,就换了一种止疼药,这一种止疼药是六十块钱十片药。我儿子给我买回来以后,我每一天,我就吃一片,吃一片,过了能有十啦多天,一片就不挡事儿了,我就开始加量了。加到两片,两片后加到三片,到后期,就是到最近,能有二十五六天之前吧。哎呀,我就是屋里都进不来了,每天晚上我都在外面度过,我在外边儿,我家的外面,我就摞了一个床。天天晚上在外面躺着,要是能躺下去也行,躺不下,完了,就得坐着,在外面靠着那个墙啊,坐着。哎呀,我说的,那股劲啊,我就感到了,我说神呐!
 
我就在外面啊,就是每天晚上都要在外面坐着,哎呀,真是痛苦煎熬啊,最后头二十日,就是上个月的月末吧,月末的二十八九号吧,我又去了一次医院。大夫到那儿一做仪器,肝上面也是了,就是淋巴上面也是了。哎呀,就把我疼得,就是饭不能吃,就是吃上一点儿一点儿油水都沾不了。沾上一点油水就把你这个肚子给你涨的,我就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我也得出去走去啊,我就往社区那边儿走啊,走的我腿都一点劲没有,就像散脚似的。哎呀,我真是特别特别的难熬,我就是,我就想说神啊,只要我活着,我就要见证你的名,我不能躺倒炕上,就跟那个,咱们群主王亚凤姊妹就说了,哎呀,弟兄啊,这要搁别人不就躺在炕上嘛,一会儿灌点汤,俩会用棉花球沾沾嘴唇儿。但是我就想,那会我就心里想,只要我们的救主,活着,他就能让我们活着,我们必须靠主得胜。
 
所以说,每一天只能就靠着主了,那我就没有值得可靠的。哎呀,就是说你说想谁呀,就说想看看我的父亲。我父亲八十了,自从我有病,我就是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我,那会我就想到了,我说,主啊,人世间真是没有真正的爱啊。只有你爱我们才是最真的。
 
后来到医院了,到医院大夫一检查这不全扩散了吗,大夫就说我了,说你回去吧,你回去,告诉我家里人说,你给他准备准备吧,把衣服啥的都给他买齐了,再有半拉月的时间就够他熬的了,就是上个月五月,五月二十八九号吧。
 
哎呀,回来,就在家里头,浑身哪,弟兄姊妹呀真是没法形容了,疼的实在是太难忍受了,所以说,我还是依旧在相信上帝的能力,我就祷告,我说神呐,愿你的旨意成就在我的身上。你接我,我也欢喜快乐进天国,你要存留我,就有你的使命在我的身上,我愿意把我一生奉献给你,为你见证去。
 
最后的时候,把我折腾的实在不行了,我们教会有个孙雅茹姊妹呀,她是医生,她来给我打了两针,打的青霉素,当时试敏的时候,就是因为我体质现在太弱呀,试不出来。等针推进来以后,这整瓶的点滴打完了以后,哎呀,把我折腾的都不知道咋地了,那我就是过敏了,后来我妻子就给她挂电话了,姊妹说那就是过敏了。
 
哎呀,打针也打不了,后来的时候,就把那个止疼药啊,就是加量了,一天六块钱一片儿的止疼药,我都嗑到六片到七片儿,只能挺半拉小时、十多分钟,过去劲就得吃一片、过去劲就得吃一片,就依靠这个止疼药,天天能够生存。今天我们才知道,若不是主存留我,止疼药也不挡事儿,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们的耶和华神,他存留我们。
 
这会儿的时候,就是我们家前院有个在安息日聚会的姊妹,她就说,她们那儿有食疗,让我去吃去,说二百块钱,钱也不多,你就去吃去吧,我不想去,但是我妻子说,你去吃去吧,你去试试去,二百块钱,就是不好,咱们扔就扔了,我就去了。别人在那吃的七天,我去了,我到那的时候,我就是喝了两遍她们所榨的那个汁,就把我胀的都不行了,我就想着,我说神呐,这是你不许可呀。上帝要彰显他的大能,就不让我去用什么食疗啊,用什么偏方啊,真是神在保守你,不要你去接触那些东西,如果你接触那些东西,如果你有好转了,你就说,这是什么偏方给我治好的,你就不能彰显神的荣耀,你也不能给神作见证。所以说神就不让你接触任何的偏方,也不让你去接触那些什么食疗的方法。
 
所以,这会儿回来,每一天,就是在外边儿呆着,黑天、白天就是外边。
 
但是,在我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候,我手里就是圣经,我天天就在拼命地看圣经,我就知道,喜乐的心就是医治百体的良药,所以说,那会,我就想到说,神呐,你给我一颗喜乐的心,就是我医治百体的良药。
 
最后的时候,有一天,就是说上个星期天,上个星期天的时候。我去晚祷,在晚祷的时候,散会了,我们教会有个杨长友弟兄,他就有病了,我们就是在晚祷的时候给他祷告了,后来,大萍嫂说的,谁有感动就上韩佳春家,多给他祷告一会儿去。
 
我说那就去吧,我就说那个杜启山弟兄,我说你去不去,他说去,然后我们几个就去了。在那就给杨长友弟兄祷告,祷告到将近九点了,后来韩佳春就给我按手祷告,当他把手按在我身上的那一刻,我就心里,我就在抓住神的应许,我就说神呐,你不在经上已经说了吗,手按病人,病人就得医治,神呐,这是你的话,是千真万确的,神呐,你所说的话,永远不会改变的。我就抓住神的这句话,我抓住了,我抓住以后,我就在默默的祷告,我说,神呐,我就相信你,我相信你,神就是医治的神,是拉法的神。
 
当祷告以后,我妻子找不着我了,她就给电话挂过去了,挂过去,韩佳春弟兄说,你爱人找你,让你抓紧回去,我就紧忙我就回来了。
 
从韩佳春家走到家,我都歇了好几次,真就是走不动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哎呀,我就感觉到,好像真的要跟昏倒过去似的。当时,我就心里默默祷告,神呐,你就给我力量,主啊,我是你造的人,主啊,你造我的时候,你把生命的气息,吹到我这里面的时候,我就成了有灵的活人,神呐,你今天再次把你生命的气息,吹入到我的里面,主啊,你与我同在,因为你是以马内利的神。
 
当我走到家的时候,我爱人就说了一句,说这么晚了,你咋还走呢,你的身体还不好,我说能为神做一点儿,我就做一点,能为弟兄姊妹祷告,我也是蒙福,我也是在神那里蒙福。后期的时候啊,真是感恩呐,真是上帝的恩典,我就坐在我家那个炕帮上,我在这坐着,心里就祷告啊,我就默默祷告,因为我妻子早上她要干活,她就困得挺难受的,她就睡着了,我就祷告,我说神呐,我说杨长友弟兄,他所经历的是从哪方面来的我们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耶和华神,你是医治的神,神呐,你就医治我的弟兄。你让我的弟兄早日能够康复起来。
 
当我正祷告的时候,神就给了我一句话,神说“你的信救了你”。当时我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得到这句话的时候,弟兄姊妹啊,你们都吃过那个薄荷糖,就是薄荷糖冒凉风那股劲,刷的一下子进入我的五脏六腑里了,真的进入我的五脏六腑里了,当时我就感觉我这里面就得释放啦,就是也不疼了,一点儿疼的感觉都没有了,也不胀了。
 
哎呀,我就心里说,主啊,感谢赞美你,我就默默祷告,我就躺那了,因为啥呢,这七个月当中,我从来没有说整夜睡过觉,就是最多的时候一宿也就睡一小时。但是,就是神在保守着我,虽然说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但是神能让我存活着,真是感谢神的恩典,神让我活着。最后我就躺那了,躺那就把我困的,我就睡着了,我刚稀里糊涂睡着,我妻子,因为她也惦记我,她睁眼看我怎么躺下了呢,她就把手指头探到我鼻子。她把那个手指头探到我鼻子,一下子就把我碰醒了,我说你要干啥呀,她说,妈呀,你快把我吓死了,她说,每天都躺不下,今天怎么躺下了呢?当时,我也没跟她说,说我得医治了,后来她也就躺下睡觉了,我也就睡。
 
一睡睡到早晨三点的时候,我每天三点我必须得起来上早祷(注:整个六月份,哈尔滨日出时间在凌晨三点到三点半。日落在八点到八点半)。这一天当中我就不想起来了,我说,神呐,都困死我了,我想继续睡下去,明天去。最后的时候,我心里一转念,我说神呐,这不是出于你,不能体贴肉体,体贴肉体就是死,顺从圣灵乃是生命得平安。我说,我要奉主耶稣的名,冲破一切拦阻。
 
我就起来把衣服穿上了,我就往教会走,教会每天早晨,就是我们领袖啊,给我们分享一段圣经。就是那一天,我听的是最失败了,把我困的,听他讲,我这边就稀里糊涂,就是困呐。最后,祷告完了,我就急忙往家走,我就是,从打我有病以来,两三天吃一口饭,甚至有时候都四五天吃那么一口饭,哎呀,回来就感觉饿了,我那天早上,我家那个二大碗,我就吃了两碗饭,吃完两碗饭,我就把碗往那一放,我就急忙进屋,我就躺在炕上就开睡呀,一睡睡到早晨八点半,我睁开眼睛,一看八点半了,我就有点睡蒙了,我就想,今天是不是聚会啊,我怎么没去聚会去呢?后来冷静一会儿,哎呀,今天礼拜一呀,我就上集了。
 
那种喜乐呀,真是从上帝而来的,心里特别的高兴,也特别的喜乐。我就是吃止疼药期间呐,把我这俩腿吃的可疼、可疼的了,还抽筋这俩腿。哎呀,我没想到,当神医治我们的时候,那是全然的释放啊,一点儿病根都不跟你留啊。给你除干净了。哎呀,我就感觉腿也不疼了,哪儿也不疼了,我就上集了,到集上,我就买了一个集上烙的那个大饼子,我就买了一兜大饼子,我就回来了,我碰着李维存姊妹了,我就跟她说了,我说姊妹啊,我得释放了,因为啥呢,这不是说的咱们哪个姊妹出于小心或者不信,这个姊妹就感觉到挺那啥的,姊妹说,真的假的?我说,真的,大姐,我说,真得医治了,后来又碰着王雅凤姊妹,啊呀,那股劲,我就想见到每一个人,我就要把神的荣耀彰显出去,因为是神医治了我。
 
后来我回到家里,我在家里,我就在屋里唱歌,唱《在这个时刻》,我正唱呢,我爱人下班了,她从工厂干活回来了,当她回来的时候,我在唱歌,她就听我好像跟谁说话似的。我一听门响,我就迎出去了,我说姊妹啊,我得医治了,我爱人就说,真的假的呀?我说真的,她说,我一看你今天早上吃两碗饭,我就感觉挺稀奇的。
 
后来,我就是上集,从集上回来,我家邻居,他们都看见我了。看见我了,他们就问我爱人说,瞅梁三,这两天,怎么像有劲似的,怎么像好了似的呢?我爱人说“他好了”,他们说,能不能吃饭呢?我爱人说,能吃,吃两碗多饭呢,中午又吃了三个大饼子,他们就说,“这是回光返照了,你注点意吧,哎呀,人要死之前都有这个过节”,我妻子当时就说了一句话,说“奉耶稣名撒旦退去”,我家那个邻居就有点儿不乐意了,第二天就跟我说,“你妻子说我是魔鬼撒旦”,我说,她不是说你是魔鬼撒旦。我说,因为你说那句话,说我回光返照了,我说,那不是出于你说的,那是出于魔鬼说的,我说,她赶你身上的魔鬼,不是赶你,不要往心里去。
 
后来,我每一天,真的,都特别的喜乐。正好,星期三聚完会了,因为世界上很多的人都在关注着我呀,所有美世界二楼,到那个三楼,还是四楼他们卖货的人都认识我,聚完会我就紧忙上楼上,我就跟他们去分享,分享主的爱,分享上帝的大能。我就跟他们说,我说,我得医治了,我就跟他们介绍,最后的时候,我到三楼。因为他们是集体卖货,很多的营业员,我就跟那个,有个叫李春影的,我跟他俩说。
 
就是三楼啊,有个营业员叫李春影,我们管她叫大嫂。我就跟她说,我这个得医治的经过呢,当时那些个营业员呐,当时都过来了,过来了,就围着搁那听啊,就说,哎呀,真有神呐,确实是有神呐,你看咱们不信神,咱们都知道有神,你说这个大哥上两天来都啥样了,走道都没有劲了,他今天怎么能虎巴,怎么能有力气好了呢?我就说,我说你们都信耶稣吧,我说因为上帝要借着我,彰显他的荣耀,让你们亲眼所见神的同在呀。后来,他们说,咱们跟老板说说,看星期天能不能给咱们一个多小时时间,让咱们去教会信主去,他们说是信主。我说,你们就祷告,求神给你们开出路。
 
当我被医治以后,好了以后都五六天的时间了,弟兄姐妹说,你再去复查复查吧。因为我们现在在那个小班学习,那个领袖也说,说你去复查复查去吧,我说那就去吧,我就去了。因为我弟弟是信佛的人呐,他已经出嫁都十多年了,我就给他挂电话,他说,你想要我给你花钱呐?我说,我不是想让你给我花钱,我说,我让你跟我去,我让你看看我们上帝的大能。
 
他开车从松浦大桥给我接过去的,就到医院了。当我一进医院的时候儿,那个大夫的眼睛瞅着都不对劲儿了,他就愣住了,就感觉说,我怎么能来呢,他感觉到特别的奇妙。他就瞅我,瞅我这会儿,我就走到他跟前了,我就乐了,我说张大夫啊,今天我又来麻烦你来了,再给我复查一遍,我说我好了。他说你怎么能好呢?你别在这开国际玩笑了,你开国际玩笑呢?你怎么能好,上两天来你都啥样了?
 
就是他说我,半啦月时间,就等半啦月那一天,上帝就医治我了,因为我们神是不误事的神呐。后来他说,今天我给你免费检查,他就给我免费给我做那些仪器啥的。
 
做仪器的时候,就是那仪器往外一显示的时候,我就说我弟弟,说你看看,你看看这个仪器。把你哥这个片子,在北京协和那个片子,还有什么医大一、医大二的片子,他说,你看看你哥这个片子,对照一下子,看你哥这个病它怎么就没了呢,他说这可就是怪了,他说怪了,怪了,他说即使是好了,他也不能说这个病没有了啊,他说它跑哪里去了呢。
 
后来,检查完了,不是进他那个屋吗,他就说,你吃什么偏方了?最近你回去,你吃什么偏方了?哎哟,我说我吃这个偏方啊,太好了,任何一个人都得不到的偏方儿,他说你快告诉我,我把这个偏方儿记下来,等以后要是有这种病人,他们要是说的没有那啥,我告诉他们你这个偏方,这不也是救人吗?我说,但是我告诉你偏方,你得把这个偏方传出去。他说,那我能不传吗,他说,我也没病没灾的,我不能留着他呀。
 
我说,我告诉你,我们这个偏方啊,一般人都买不到,谁都买不到。他说,你就说什么偏方,我就跟他说了,我说我们的偏方就是读经、祷告和赞美。因为他不信上帝,他说什么叫读经、祷告和赞美?我说,我告诉你,什么叫读经、祷告和赞美,我说我们是信耶稣基督的,我们所信的神,他是又真又活的神。
 
他说,听你这么一说呀,这个神呐,确实是有啊,他说,没有的话,你这个病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他说,怎么能得这么好的医治呢?他说,就是国家主席,你有多少钱也得不到这样的医治啊,他说,你做什么工作的呀?他就问我做什么工作的,我说我是人贩子,他说,你干啥,你倒腾人的?他说,你可真胆大呀,他说,倒腾人,现在逮住不得就是个事吗。他的意思说,你说你得这种病,瞅他那个眼神,他就说,你得这种病,意思说的,这是你应得的报应,你倒腾人,人还敢倒腾?后来他说,你倒腾多大岁数的?年轻的,小媳妇啥的呗?往哪儿倒腾,是往秦皇岛、还是安徽那边倒腾啊?我说,我多大岁数都倒腾,我告诉你,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还有小孩呀,大人呢,男的女的我都倒腾,他说,那你往哪儿倒腾啊?整这些人,你往哪儿送啊?我说,我告诉你,我往天国送,我是天国的人贩子,我不是说的,那啥,往世界上倒腾人的,我说我往天国倒腾人的,他说,往天国倒腾招人的?我就跟他开玩笑,我说,张大夫,今天我倒腾倒腾你呗。
 
他说,你倒腾我,那你就倒腾吧,你怎么倒腾?我说,我告诉你,你信耶稣,我说,这是我们一生最大的福气,我说只有信耶稣,我们才能够有一条回家的路。后来,他说,我信,因看见你我就信,我说,听见福音就信的人有福了。当时他对面那个门,有个女大夫嘛,小李,李大夫,这个李大夫就顺着她那个屋走过来了,她是个女大夫,她就过来了,过来了就瞅我,她说“你知不知道,上次你走的时候,张大夫说再有半拉月就够你熬的了,你走了,我跟张大夫说,你真敢判断啊,还半拉月,我给她判断就十天、八天的了,完了他俩就都乐了。”。
我说,耶和华神要废掉人的计谋,我说,人所说的话成就不了。
 
弟兄姊妹啊,我复查完回来以后,有的姊妹就问我,说大夫都跟你说啥了?就是头两个月的时候嘛,我说,大夫跟我说了,说我再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够我熬的了,那个姊妹说,那可完了,我说,咱们要听神的声音,不听人的声音,姊妹就说,神给你说啥了?我说,神跟我说了一句话,是最主要最主要的话,她说神给你说啥了?我说,神说了,只要信不要怕,姊妹说了,哎呀,整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寻思说啥什么话了呢,因为这句话是圣经的话呀,因为神的话有能力啊,神的话特别有能力,当我们相信这句话的时候,只要信不要怕,无论以后我们弟兄姊妹,谁经历任何的环境,在风浪当中,你就知道,我们的主是风浪当中的主,我们就知道,无论我经历什么,我们就只要信不要怕,所以说,在我们经历当中,我们就看到了神的同在,无论怎样的经历,耶和华神的手,他永远不会离弃我们的。即使我们信心积极软弱的时候,上帝他的能力也要覆庇在我们软弱的人的身上。
 
后来,那个张大夫和李大夫就朝我要圣经书,我弟弟说,开车拉你去买去吧,我们就到伯特利教堂去买,因为那天不是聚会时间呐,人家售书的不在这,看堂的就跟她挂电话了,挂电话姊妹就来了,来了就买了两本圣经书,就给他们了。
 
第二天我给他挂电话,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看没看圣经书,我说,张大夫,圣经书接到了,你看了吗?他说,我感觉到,我在世界当中,所有的书,我看的那些书籍啊,就这本书是最好最好的书了,他说,以前我以为人真就是猴子变的呢,当我接触圣经的时候,我就真正的知道了,人的来源和天地万物的来源,他说,哎呀,这本书啊,我得到,我就感觉太晚、太晚了,他说“你说,这么多年,我所接触的患者,能说没有信耶稣的吗?他们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我就跟他说,万事都有定时的,生有时,哭有时,笑有时,死有时,凡事都有定时,今天神借着我这场病能让你来信耶稣,真的就是时候到了,必须让你能够起来,我说,等以后,你退休的时候,你要坚持聚会,必须得坚持聚会,我说,你去聚会点去聚会,多听神的话,等以后有时间了,如果神要呼召你,你可要起来为神去做,他说,感谢上帝吧,今天我能够信,也是感谢你,我说,你不用感谢我,你必须感谢耶稣。
 
哎呀,真是感谢神的恩典,借着这场疾病拣选了两个大夫,所以说,让我们看到,我们神呐,从来是不做错事的神,即使人错,我们的神都不错,所以说,我们要把我们的真心,一颗信心献上,因为这条路上,我们所走的这条路上,必须要信,信了还要顺服,我们要顺服神,不但是顺服神,怎么去顺服神?我们亲眼所见的人,我们要去顺服他,在教会,我们要顺服教会的领袖,所以说,当我们顺服他的时候,我们就顺服神,所以说,我们要完全的顺服,今天我这个见证就做到这里,愿在平台的每一个弟兄姊妹,在今后的灵程路上,把我们下垂的手,发酸的腿,都能够挺起来,虽然我们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耶和华神与我们同在,他的杖、他的杆都在安慰着我们,愿上帝祝福我们平台的每一个弟兄和姐妹,借着你们义人的祈祷,是大有功效的,你们的祷告给我带来了祝福,谢谢你们。
 
弟兄姊妹,我还要补充几句,就是说,在我有病的期间,我每一天,我都要往我的朋友圈发神的话语,就是认识我的所有弟兄姐妹,他们都有单独的微信,他们每一天早晨起来,第一眼先上朋友圈看我发没发神的话,如果发了,他们的心就放下了,如果没发,他们的心就提着,真是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真的,他们在我的身上,每一天都在惦记着我,我真的感谢上帝,看出了主的爱真的在我们中间,如果没有主的爱,我们世上的人谁能去管谁啊,这不都是上帝的爱吗?互相的彼此牵挂和惦念,感谢上帝!谢谢大家!


    上一篇:汤博士赶鬼记及他的蒙召记
    下一篇: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唐迷”反思录之再思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本网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网站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本网站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本网站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本网站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编辑邮箱:editor@greatchinese.com.cn------大国风采网-全视角展示中国风采的资讯网站!